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luo | 29th May 2013 | 雜感 | (1 Reads)
從麻柳溪看中國新農村
來源:  香港商報
發佈日期:  2013-05-27
作者: 
版面名稱: 
全文: 

    重慶市黔江區大學生村官何星本報評論員龍動之

    推進城鎮化、建設新農村,將是中國經濟未來發展的兩個重要引擎,在某種程度上說,其進程、方向和成果將決定中國未來經濟、社會、生態建設的面貌。農村強,則中國強;農民富,則中國富。但如何建設中國新農村,特別是在中西部欠發達地區,在十分薄弱的基礎上,將建設新農村與扶貧攻堅結合起來,對中國政府來說,始終是一項重大挑戰和嚴峻考驗。

    中共十八大后不久,去歲寒冬,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和政治局常委、時任副總理李克強分別深入河北省保定太行山和湖北省恩施武陵群山,踏雪冒寒,訪貧問苦,問計於民,引起了海內外輿論的高度關注,顯示習李新班子直面發展不平衡、貧富差距巨大的難題,下決心要克難攻堅,扶貧共富。而因地制宜,建設好新農村,無疑是達致目標的重要路徑。最近,筆者返鄉,到訪武陵群山深處、有「中國中部最后的香格里拉」之稱的麻柳溪村,從這里短短三四年間發生的喜人蝶變,讓人看到了習李新政下中國新農村建設的希望。

    麻柳溪村深藏於武陵崇山峻嶺之中,屬湖北省恩施州咸豐縣黃金洞鄉的一個村。從李克強曾兩度到訪的恩施龍鳳鎮,往西南再深入約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即可來到這個以山水風光和羌族文化風情而遠近聞名的村莊。

    剛回咸豐,家鄉人即推薦,「一定要去麻柳溪村看看」,那里空氣好,茶葉好,休镕好,飯菜好,「不光是縣城里的人常去玩,周圍縣市,連武漢、重慶的人都專門去玩!」沿山間公路,從縣城向西北,驅車1小時來到麻柳溪,雖然心里早有準備,但還是被眼前這青山環抱的大片茶園所陶醉了。山腳下峽谷中綠茶如海,公路旁幢幢木制羌族吊腳樓點綴,路邊汩汩清溪,吱吱大水車,屋上裊裊炊烟……好一幅世外桃源圖景!不過,麻柳溪絕非孤懸的「世外」,而是名聞遐邇的人間樂居。村中水泥公路邊,民居前多停着各色轎車,村里廣場上更泊多輛旅游大巴,遠近游客絡繹不絕;茶園中忙碌的身影,許多不是茶農,而是前來體驗采茶之樂的觀光客。

    入坐農家樂,一邊品地道綠色美食,一邊聽村里人介紹近幾年的大變化。麻柳溪村376戶人家,1268人。因交通閉塞,土地貧瘠,一直未脫貧。2008年,鄰區重慶市黔江《武陵都市報》曾刊文報道麻柳溪羌族部落的落后,文中形容:「伐薪燒炭」還是村民唯一的經濟來源,「賣炭翁」成了村民身份的代名詞。「當時一年的人均收入,都不好意思說,還不到千塊吧。現在呢,都超過萬元了!」當地人不無自豪。茶葉旅游基建

    短短四五年間,何以麻柳溪村能大變身?

    第一秘訣是茶葉。當地政府緊抓茶葉特產,大做茶文章,將茶葉作為村民增收的最重要產業來抓,并稱之為「一鄉(村)一品」策略。過去村民還種田650畝和其他農作物,后全改種茶,現全村種茶1650畝,戶均茶園面積4.5畝,人均1.3畝,已建成全國有機茶葉種植示範基地主產區之一,并自辦四五家制茶廠,現在村民純茶葉收入就已達人均年3000元。為拓茶葉產業,還創造了「公司+基地+農戶」模式,由專業茶葉公司牽頭,組織加工、開拓市場;茶園基地鋪就網絡,形成規模;農戶作為基礎,保障原料。三者良性互動,結成茶葉價值鏈條,共同協力,共享其利。

    第二秘訣是鄉村生態文化旅游。2010年2月,村里引入專業公司,投資打造「女兒寨麻柳溪民俗風情體驗區」,將8公里麻柳溪峽谷建成旅游產業帶,僅村民開的農家樂就有20多家。來麻柳溪當回茶農,采茶炒茶泡茶,體驗鄉村綠色生活;在民居中、碉樓前,看高台舞獅,玩年節花燈,聽山歌小調,品「十大碗」農家宴,樂賞羌族民俗文化,已吸引了全國10多個省市的游客光臨,甚至還接待過來自法國、英國、比利時、韓國、日本、港澳台的游客。「做夢都想不到,還有外國人來這山旮旯兒!」據介紹,有村民開農家樂一年收入就超過10萬元。教游客炒茶的李方園師傅笑着向我們透露,除了家里的茶葉生意,他每天工錢就有130元。

    第三秘訣則是新農村基建建設。當地十分注重基礎投入,包括改造特色民居,將村間公路全部硬化,建設沼氣池,建造花壇、花欄,大規模栽種桂樹、桃樹、李樹,令麻柳溪更具特色魅力和吸引力。

    新農村建設、特色產業、鄉村體驗旅游,形成良性循環;經濟躍進、民生改善、綠色生態、文化亮點,互為促進,讓麻柳溪的故事越寫越精采,亦為中國新農村建設提供了有益啟示。上次,李克強總理如果從恩施龍鳳鎮來到咸豐麻柳溪村,相信定會別有一番喜悅感受。

    在歐洲、美洲、日本、澳洲等發達地區旅行觀光,往往羨慕其農村的山清水秀草綠、整潔富裕先進,看着車窗外的青翠草場、成群牛羊、大片葡萄園、無邊無際的果林,還有花團錦簇中的特色民居,就禁不住感叹:何時中國農村亦能如此!而從武陵群山深處的麻柳溪村歸來,對中國農村未來則增添了不少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