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uo | 22nd Sep 2008 | 一般 | (111 Reads)

金融海嘯中香港的表現

2008年 09月 22日

 

   過去一周,美國投行紛倒、金融大海嘯、環球大救市、金融市場驚濤駭浪。恒指看似只是微波輕伏25點,但其間掀起的震蕩竟高達3000點。波動之大,歷史鮮見。難怪,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昨天禁不住在他的網誌中大發感慨:「真的比坐過山車更令人驚心動魄!」

    面對這場突然加劇,破壞力驚人的金融大海嘯,無論是對特區政府,還是廣大投資者來說,都是一次非常嚴峻的考驗。雖然與十年前亞洲金融危機時,香港處於風暴的中心不同,但在此輪環球金融危機中,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如果稍有行差踏錯,同樣將招致嚴重后果。幸在,香港金融體系基建完善、制度健全,特區政府總體應對妥當及時,投資者心態成熟、理智沉穩,表現出了較高的危機處理能力,香港金融市場保持順暢運行,交易秩序正常,經受住了金融海嘯的冲擊。

    回顧過去一周,在美國雷曼兄弟破產、美林賣身、AIG財困等「驚天壞消息」接連爆出之后,香港財經當局因應外圍形勢變化,緊急采取了多項應對措施,其中包括:即時啟動協調機制,要求所有市場監管機構保持緊密聯繫,并隨時通報市况;限制雷曼兄弟在港公司的交易;運用法定權力,限制AIG在港子公司進行資產和資金轉移;金管局展開市場操作,向市場注入逾15億港元流動資金。與此同時,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等財經大員,幾乎天天見傳媒,進行「喊話管理」,保持信息高度透明,穩定投資者情緒。在金融市場濁浪滔天、人心惶惶的時候,這些有針對性的舉措,及時有力,有利於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維持市場正常秩序,已經發揮了成效。   但是,在這場金融海嘯的強力冲擊之下,也暴露了香港金融監管和投資者教育方面仍然存在一些薄弱環節。比如在有關雷曼兄弟迷你債券的事件中,就有不少血本無歸的投資者投訴某些分銷商極不負責的推銷手法;在保險公司有破產之虞的情况下,普通投保者的保障不足問題等。這些環節和問題都應引起監管當局的高度重視,認真研究,設法改善。

    在美國金融海嘯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之中,香港這個高度開放的國際金融中心,猶如汪洋中的一條小船,載沉載浮,既無法置身於風暴之外,亦無力去挽狂瀾於既倒。尽管可做的很少,但若能緊貼國際慣例及標準,不斷加強金融基建,檢討及完善監管制度,就能提高抗風險能力,在大風大浪中保持正常運行,破浪前行。十年前,亞洲金融危機曾帶給香港寶貴經驗和深刻教訓,亦促進了應對危機的能力;歷經今次的金融海嘯,相信香港同樣可以學到很多。


luo | 9th Sep 2008 | 雜感 | (96 Reads)

田少含飴弄孫與商界政路

2008年 09月 09日

 

   第四屆立法會選舉昨天揭盅,出人意料的是,一度信心滿滿的自由黨慘遭滑鐵盧,竟然直選全軍盡墨。連名氣、人氣俱佳的主席田北俊和副主席周梁淑怡都未能倖免,無緣議席。

    「吾當含飴弄孫,不能復關政矣」。面對出局,看慣政壇風雨的兩位立會老將,難掩失望,紛辭主席、副主席職,以示承擔,周梁還請辭行政會議成員一職。田少直言,未來將不復參選,以含飴弄孫為樂。雖說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但卻看不出任何瀟灑之意,更多的倒是不解和無奈,對選民,只能慨叹「我心本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自由黨公認代表商界,堪稱「商人黨」。香港作為一座不折不扣的金融經濟城市,若在議會沒有商家聲音,沒有商界代表,實在是無法想像的。可商界長期患政治冷感病,個個身嬌肉貴,哪願拋頭露面去選舉?!所以,田少、周梁等敢於「跳入塵網」,投身直選,實在難能可貴。你看田少這幾年,一洗公子鉛華,放下身段,做齊全套,「一身水一身汗」,站街洗樓,叫咪握手,接受直選洗禮,從此少爺氣少了,再不致被長毛梁國雄贈興送蕉,譏諷「不知人間何世」了。所以,田少、周梁的參政故事,對有志在政壇一試身手的商界代表來說,確是彌足珍貴的經驗。

 
   自由黨直選大敗,凸顯出香港商界從政之路充滿坎坷曲折,尤其是在政壇民粹盛行,加之「官商勾結」、「商民對立」的炒作,政治變幻莫測,或者商界有更多人心生忌憚,視從政為畏途,更願望留守在相對風平浪靜的「功能組別」中了。

    但是,基本法賦予香港最終有普選,而且普選時間表已定,社會亦趨向政治化。面對大勢,商界能夠總是遠離政治的「熱廚房」嗎?還是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摺高衫袖」,繼續上陣吧!


luo | 7th Sep 2008 | 雜感 | (77 Reads)

08年9月開門大黑,首周日日狂洩,周五更是加速下洩。
從去年年10月至目前,不到一年,內地股指下挫逾六成五。如此急,如此深,也該拿個金牌了。
台灣的蕭萬長面對台股大跌,禁不住檢討:全球跌勢,台股跌,非戰之罪,但跌得比別處多,就該檢討了;王金平也贊成減些交易稅;當局也緊鑼密鼓要作些動作。
惟內地,官占資源最多的地方,面對股市“全球最一”的跌幅,除了出點口術外,竟然無動於衷,成了全世界恐龍一樣的“原市場教旨主義者”,真是舉世奇譚。今年是不是美國的傳統基金評最自由經濟體系時,把第一名的
香港
調後,把中國放在榜首呢?
李嘉誠的救市不切實際論,傳染給了諸多的官,陳家強也談起此調。
近側聞某省極高官慨歎,在地方,根本就推不動!地方的官與商板接一塊,形成龐大堅固利益集團,就是中南海也莫之奈何。所謂“中國崩潰論”與“中國威脅論”一樣,並不是都沒有一點道理的。
股市中利益最是集中,而去去來方便好占,僅證監會獨自在那裡撐,恐怕是白搭。
在中國投資點股票,慢慢,慢慢,免不了最終要戴上政治八卦的眼鏡。


luo | 3rd Sep 2008 | 雜感 | (126 Reads)

陳太自己打自己

2008年 09月 03日

 

    

    看題目,嚇一跳,一向精明、自大的陳方安生到底出了什麼事?竟自己打起自己來了。別誤會,不是指她真的幡然有所頓悟,自己打自己,以示悔意。這里說的是她言行不一,自相矛盾,自打嘴巴的事。

    昨天,陳太精心選擇銅鑼灣鬧市,搞了一場「香港核心價值宣言」騷,列出若干社會上并無爭議的核心價值元素,宣稱要堅決捍衛,不容侵蝕云云,一副真理在握、占據道德高地的自得樣。

    可細察之下,對照往績,不難發現,其實恰恰是陳太自己近年的行為,正正違背了她的「核心價值」。

    講民主。港人渴望民主,基本法指向終極民主,可是05年,當民主有機會大跨步的時候,陳太倚重和支持的民主派,卻罔顧主流民意,硬是對民主政改方案綑而殺之,從而綑住了香港民主的步伐。這不是自己打自己嗎?

    講法治。且不說陳太自己當年「十成按揭購房」的疑團至今尚未散開,她竭盡全力站台的公民黨,夢想着成為香港基本法中并不存在的「執政黨」,并將香港法律界綑綁一起,淪為政黨政治的工具,司法公正和法治精神成了她的公民黨玩於手掌上的私器。這不是自己打自己嗎?

    講公平公正。不要說社會大眾看在眼里,自有評斷,就是泛民那些小黨小派都要噴飯了。今次立法會選舉以來,陳太一心向着「民主惡霸」、「民主惡勢力」,早將其他「泛民小眾」拋之九霄雲外。連圈內公平都不願做,還堂而皇之講社會公正,不是自己打自己嗎?

    至於講「中立」,陳太更是自己在打自己。她退而不休,全身投於反對派,何來中立,客觀?哪怕就是昨天的「宣言」騷,你以為她真是要捍衛什麼核心價值嗎?錯了,目標還是政治,是機關算盡的另類助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