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uo | 31st Mar 2008 | 一般 | (77 Reads)
2008-03-31
積極應變走出興衰循環

世界經濟的發展歷史,總是伴隨不同城市的興盛衰落,跌宕起伏。幾年前,《紐約時報》曾發表專欄作家克里斯多夫(NicholasDKristof)一篇題為「從開封到紐約———輝煌如過眼雲煙」的文章,其標題罕有地用中文刊出,轟動一時。文章寫道,美國是現在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紐約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城市,許多美國人對此深以為理所當然。但是在1000年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城市卻是黃河邊上的開封。開封作為十一世紀宋朝的都城,人口超過百萬,富甲天下,儼然國際都會。經歷滄桑之後,開封今天卻只是中國一個普通小城。克氏由此提醒美國人,要警惕地區和城市興衰之鐵律。

無論是世界城市興衰更替的歷史,還是克里斯多夫的盛世警言,對於正享繁華的香港人來說,恐怕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回顧近年來,在香港,有關經濟隱憂的危言可謂此起彼伏,不絕於耳。從金融業的星港之爭,到滬港之爭;從航運業的港深、港滬之爭,到旅遊業的港澳之爭;從港粵區域競爭與合作的盤算,到對「香港邊緣化」的憂心。最新甚囂塵上的議論話題,則是兩岸三通對香港經濟的影響,樂觀者說幾無影響,悲觀者稱會令港「陸沉」。溫家寶總理昨天在外訪時還出言安撫,相信三通不會損害香港發展,兩岸三地增加經濟交流,只會促進香港經濟發展。

其實,從港人油然而生的種種焦慮,正正顯示出香港經濟環境正面對一個大的歷史變局,也反映出自身經濟結構存有弊端。過去因為歷史的因緣際會,香港在中外和兩岸之間扮演獨一無二的中介角色,香港藉此屢創經濟奇蹟。但是,隨周邊急速發展,與本港距離越拉越近,甚至在一些領域大有後來居上之勢。加之,內地全方位對外開放,不必一定借道香港「走出去」。而「三通」成行,則將令港失去一個最後的「獨家專利」。所以,一邊是「超前優勢流失」,另一邊「獨家地位消失」,兩相夾擊,雙重挑戰,豈不令人憂心?擔心香港走入那城市興衰的循環

怎麼辦?幸好香港是福地,總有應對之機。一則,加速推進港深、港粵經濟深度融合,投入到強大區域經濟之中,共迎挑戰;二則,創新提升本地服務質素,在大中華經濟圈新一輪發展中找準定位,發揮作用,令經濟中介功能增值;三則,積極主動出擊,放眼世界,運疇全球,尋求商機。比如貿發局、港交所等機構,早就先行一步,搶灘台灣,堪稱楷模。

傳世名作《清明上河圖》曾在港展出,畫中的宋時開封盛景,令人嚮往。但願港人發揮靈活應變精神,借助體制和地緣等優勢,在國家經濟崛起的機遇下,將香港的繁榮勝景續寫下去。


luo | 25th Mar 2008 | 一般 | (98 Reads)
2008-03-25
金管局拆彈 利樓市穩金融穩

俗話說:「預防重於治療」,「上醫治未病」。醫生如此,管理者也一樣。防患於未然,更勝於治亂於已成之後;事後控制不如事中控制,事中控制不如事前控制,等到重大損失產生才來尋求彌補,好多時候都亡羊補牢,為時已晚了。看來,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就深諳其理,上周突然發出指引,要求銀行停止推出「首兩、三年免供本金住宅按揭貸款計劃」,並嚴守七成按揭原則,此舉係提早「拆彈」,化解銀行潛在風險,避免上演「港版次按危機」,頗得「上醫」之道。

過去,你買樓,跑去銀行要求提供「免供本」按揭,恐怕銀行當你不正常。可是近來,這個舊時的癡心妄想,竟然能夠美夢成真,而且不只一兩家銀行滿足你,大多數銀行都可以提供類似業務———在你貸款買樓後,頭兩、三年內,均不用還本金,只需繳付利息即可。何以銀行如此慷慨,「創新」出此等優惠的按揭產品呢?這和九成五,甚至十成按揭不是異曲同工嗎?

答案其實不難找到。先看看利率,上周美國聯儲局再減息零點七五厘之後,本港多數銀行亦跟進減息半厘。媒體驚呼,銀行存款利率只有零點零一厘,一萬塊錢存銀行,一年收息才一元!與此同時,聯繫匯率制下的港元,還要隨美元不斷貶值,大量資金要苦尋出路。再看看樓市,在負利率環境下,「供樓抵過租樓」已成共識,而且樓價雖略有波動,但總體一直保持升勢。正是基於低利率、高通脹率、樓市向好預期等多種因素交織,加之銀行競爭激烈、資金充沛,格外優惠的「免供本」按揭就應運而生了。

「免供本」按揭固然可助銀行和發展商搶客,有利一時的生意,但卻在採取過於進取手法的同時,忽視了風險管理,為未來埋下了可怕的計時炸彈。一方面,降低門檻,令「手緊」市民上車;另一方面,以極低成本,吸引炒家入市,必然誘發樓市泡沫。如果經濟情勢一旦逆轉,樓市轉而向下,極易出現斷供爆煲,豈不是要步美國次按危機的後塵?屆時,不僅影響個別銀行的營運周轉,甚至會衝擊到整個銀行體系的安全穩定。過去亞洲金融危機時,本港負資產滿街走的慘情;現在美國次按風暴中,金融機構風聲鶴唳的恐怖,教訓還不深刻嗎?所以,金管局果斷叫停,響起警號,提前防範風險,非常及時必要。事實上,過去一季,本港樓價已升逾兩成,疲態漸顯。

從剛剛過去的復活節樓市來看,雖然銀行和發展商仍推出若干不同優惠措施,但中銀香港、豐和渣打等多家銀行均嚴格遵照金管局的指令,即時停止了首兩、三年免供本按揭貸款,樓市亦呈現出平穩整固的跡象,顯示金管局新指引已初見成效。今後只要加強監察,效果將更加彰顯。


luo | 19th Mar 2008 | 一般 | (73 Reads)
2008-03-19
勵精圖治創港經新境界

近年來,在一年一度的「兩會」總理記者會上,毫無例外地總有記者問及「香港問題」,要勞總理細心解答,反覆申述中央政府的相關主張,提振港人士氣。可是,在昨天溫家寶總理的記者會上,卻罕有地無人問及香港事,這次難得一見的「例外」恰恰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香港現在政經形勢良好、社會穩定和諧,一時不再被列為新聞的焦點了。而昨天公布的最新就業數字則為此寫下了一個註腳:香港失業率降至百分之三點三,創下了近十年的最低。

難怪胡錦濤主席昨天在會見行政長官曾蔭權時表示,在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下,當前香港形勢正繼續向好的方向發展。在作出充分肯定的同時,胡錦濤還對特首和特區政府的未來工作提出了殷切期望,相信「一定能夠勵精圖治,依法施政,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促進和諧等方面取得新成績,為『一國兩制』偉大事業在香港的成功實踐作出新貢獻。」對於特區政府來說,不妨將中央政府的鼓勵和期望看作提醒,要不安於現狀,居安思危,擴闊眼光,抓緊國家新一輪發展的機遇,從長籌謀香港經濟持續發展之道,將香港經濟推上新的台階,進入新的境界,從而為改善民生、促進和諧提供良好的基礎。

溫家寶總理昨天坦言:「今年恐怕是中國經濟最困難的一年」,難在國際、國內不可測的因素多,因而決策困難。其實,短期之內,香港經濟何嘗不是一樣困難多多,挑戰重重。就外圍而言,全球經濟放緩,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美國次按危機繼續深化擴大,國際金融市場極為波動,通貨膨脹加劇,加之內地宏觀調控效果仍有待彰顯……這一切都是香港經濟近期所要面對的風險因素,為香港經濟帶來諸多的不明朗。從長遠來看,經濟全球化趨勢繼續發展,區域競爭更趨激烈,內部人口老化,經濟轉型尚未完成等,亦都將長期困擾香港經濟。無論是短期風險,還是長遠挑戰,如果應對不好,都將拖累香港經濟,影響競爭力。所以,香港必須增強憂患意識,勵精圖治。

應該說,促進香港經濟持續發展,也面臨歷史性的良機。國家貫徹科學發展觀,不斷改善和加強宏觀調控,強力遏制通脹,追求經濟增長質量,促進經濟「又好又快」發展,長期是利好香港的。關鍵是香港要積極調整,參與和貢獻國家新的發展進程。在今年「兩會」期間,我們看到,中央政府高度重視和支持香港,希望香港在國家新的建設時期中發揮更大作用;不少代表和委員也提出了多項促進港粵、港深區域融合的議案,富有真知灼見,值得特區政府借鑒吸納。惟有勵精圖治,才能抓緊機遇,再創佳績,不負所望。


luo | 18th Mar 2008 | 一般 | (75 Reads)
2008-03-18
莫作驚弓之鳥不宜過分看淡

受外圍影響,港股昨天節節敗退,恒生指數全日急挫1152點,下跌百分之五點二,以接近全日最低的21084點收市,創下了去年九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面對極不明朗的前景,市場信心備受打擊,漸趨低迷,連投資評級良好的債券都乏人問津。在多數投資者心中,「恐懼」已經佔據了絕對優勢。

港股此輪走軟,只是環球股市潰退的一環,而引發環球股市震蕩的震央當然就是美國華爾街。上周五,美國第五大投資銀行貝爾斯登突然宣布,資金狀況嚴重惡化,這是在次按危機爆發後,繼英國北石銀行和美國雷凱資本兩大金融機構之後,又一家「巨無霸」大行面臨岌岌可危的命運。投資者由此不難得出結論:次按風暴不僅未見平息,反而有越吹越猛的象。

所以,即使美聯儲一方面破天荒地與摩根大通聯手注資,挽救貝爾斯登;另一方面又突然決定第二度出手救市,將貼現率減四分一厘,並格外放寬限制,令初級債券交易商可以用貼現率借入資金,都無法扭轉市場的悲觀情緒。更加糟糕的是,市場人士還從負面解讀聯儲局的「異常舉動」,認為其突然出手是迫於無奈,正正反映出美國金融環境的繼續惡化,經濟前景的更加嚴峻。既然投資者建基於這樣的判斷,敏感的華爾街股市自然應聲下跌,與全球金融市場連為一體的港股也反應強烈了。

面對劇烈波動的外圍市場,港股不可能獨善其身,無奈要隨之浮沉。昨天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和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在評論市況時,異口同聲地呼籲投資者要「做好風險管理」。市場風高浪急時,量力而為,繫好安全帶,以免被巨浪吞噬,這固然是毋庸置疑的市場真理。但「管理風險」,也不是要陷入恐慌之中,迷失了理智的價值判斷,似驚弓之鳥一樣,作出衝動性拋售。

事實上,在一片悲觀之中,不宜太過看淡美國經濟,畢竟美國經濟基礎良好,機制完善,仍具活力,特別是科技水平超強、創新人才濟濟,令其創造財富、應對危機的能力亦不容低估。雖然此次信貸危機暴露出了金融體系中的諸多問題,但並未危及根本,何況美國財經當局已經多管齊下,全力整治,甚至不惜壯士斷臂,一旦走出危機,反彈力度將十分強勁。其實,換個角度,從布殊總統的大手派錢刺激,美聯儲的大力救市,也莫不反映出當局穩定市場的決心。

如果看得更遠些,在風聲鶴唳的市場之中,可能正在出現一些值得投資的目標物。過去誰能想像,以區區二億多美元就能收購大名鼎鼎的貝爾斯登呢?正如本港商界名人李澤鉅指出,「目前多間海外公司因次按問題出現資金緊張,正是收購的好機會。」能否抓住危中之機,則全憑眼光、智慧、果斷和實力了。


luo | 17th Mar 2008 | 一般 | (79 Reads)

環球經濟變化挑戰新屆政府

2008年 03月 17日

 

溫家寶總理將今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預期目標定為:國內生產總值增長8%,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漲幅控制在4.8%左右。而宏觀調控的首要任務就是做好「兩防」:防止經濟增長由偏快轉為過熱,防止價格由結構性上漲演變為明顯通貨膨脹。實現目標,并不容易,除了要處理好國內問題之外,還必須有效應對國際經濟環境變化帶來的挑戰和風險。

    眾所周知,隨着中國經濟實力的逐步提升,在世界經濟「大餅」中所占分量不斷增加,一方面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成為推動世界經濟向前的一支重要力量;另一方面,中國經濟也在不斷開放之中,逐漸融入到世界經濟體系之中,對全球經濟的依賴不斷增加,受其影響亦日益深化。尤其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資源全球配置,要素環球流動,這種「雙向」的發展趨勢更是勢不可擋。在這些新的經濟背景下,不可避免地給中國宏觀經濟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戰,任何宏觀調控決策都不可能「關着門」進行,必須考慮复雜多變的國際經濟因素。比如,今年訂CPI漲幅在4.8%左右,就應將國際商品價格變化的影響預計在內。如果國際商品價格變化超出預期,肯定對國內實現通脹目標形成壓力。

    令人擔憂的是,現在全球經濟正值多事之秋。美國次按危機不僅餘波未平,上周甚至有越揭越臭、越演越烈之勢,雖美聯儲大手再注資,但金融市場仍劇烈波動,美元疲弱,信心流失,一向嘴硬的布殊總統都不得不承認「美國經濟進入艱難時期」;農產品原料及原油價格持續上升;歐元區經濟不容樂觀……真有風雨飄搖之感。置身其間,中國經濟豈可能「互不相關」(Decouple)?而美聯儲連番減息,美元貶值,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又豈能應付自如呢?

    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專門論述了國際經濟環境變化不確定因素和潜在風險的增加,并將其歸納為:第一,當前全球經濟失衡加劇、增速放緩,國際競爭更加激烈;第二,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危機影響蔓延,美元持續貶值,國際金融市場風險增大;第三,國際市場糧食價格上漲,石油等初級產品價格高位運行;第四,貿易保護主義加劇,貿易摩擦增多。另外,國際上一些政治因素對世界經濟走勢的影響也不容忽視。《政府工作報告》以如此大篇幅專論國際經濟環境,過去極為罕見,顯示中國政府對此已有清楚、深刻認識。

    昨天,溫家寶再次當選為國務院總理。當「點齊將」之后,新一屆「溫內閣」就要踏上新的征程。相信新一屆政府會以全球視野,更加重視國際經濟因素,順利化解環球經濟變化的挑戰,掌舵中國經濟大船破浪航行。

    


luo | 11th Mar 2008 | 一般 | (82 Reads)
港深合作謀邊界開發新突破 -------------------------------------------------------------------------------- 2008年03月11日 河套區開發問題一直牽動港深兩地,兩邊賢達為此展開了逾十年的討論,先後提出多種方案,各有理據,各有所長。但官方似乎有難言之隱,除了口頭泛泛表態,實質卻按兵不動,以致河套開發總是‘隻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無奈已經延宕了多時。難怪深圳市市長許宗衡前天借在京出席‘兩會’之機,公開敦促‘是時候就河套用途統一看法,形成共識了!’ 令人欣慰的是,本港過去‘民熱官冷’的狀況近來開始有所改觀。去年曾蔭權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港深一起設立一個高層的協調機制,在互惠互利的基礎上共同探討發展落馬洲河套地區的可行性,並督導其他跨境事宜的研究和規劃工作;隨後在去年十二月舉行的深港合作會議上,雙方同意成立‘港深邊界區發展聯合專責小組’,負責統籌、督導和協調兩地有關邊界鄰近地區的發展和研究工作。昨天,終於踏出了實質性的一步,專責小組在深圳舉行了首次會議,並達成多項共識,明確了小組的職責任務、組織架構、成員組成和工作安排。這個‘專責小組’的成立和運作,標志著港深邊界區聯合開發的實質性工作正式啟動,兩地邊界開發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通過‘專責小組’這一合作機制,相信將會大大促進兩地邊界的開發進程,解決過去‘虛多實少’、‘民熱官冷’的問題。 從‘專責小組’第一次會議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小組近期工作的重點是加大力度,跟進‘兩大合作’項目,爭取盡快取得實質進展。這兩大項目分別是落馬洲河套地區的發展和蓮塘/香園圍新口岸的研究。如上所述,河套開發是兩地合作的一個重點,亦是一個難點,因其涉及復雜的產權和管理問題。若在河套問題上有實質突破,取得成效,形成一個成功模式,舉一反三,將對港深邊界合作產生明顯的示範效應,有力地促進港深、港粵的全方位合作融合。而蓮塘/香園圍新口岸的建設,則有利港深加強與粵東及周邊省市的聯繫,擴大經濟腹地,具有重要的策略價值。所以說,如果此兩大項目取得突破,意義非同尋常。 現在港粵、港深合作正面臨新的形勢,醞釀新一輪突破,而作為兩地合作關鍵環節的邊界開發,更應尋求新進展,爭取新突破。希望‘專責小組’抓緊機遇,創新思維,全力以赴,盡早取得實質成果。當然,在規劃邊界開發和促進跨境新基建的時候,還須重視實際需要和效益問題,提前做好全面配套,避免邊界區域出現‘大白像’項目。現在社會上不乏對‘落馬洲支線新口岸’和‘西部通道’效益的質疑,港深兩地有關部門應一方面設法改善現有項目的營運和配套,另一方面總結經驗教訓,避免將來重蹈覆轍。

luo | 10th Mar 2008 | 一般 | (101 Reads)
創新思維促兩地深度合作
    2008年03月10日 

正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會議的深圳市市長許宗衡昨天舉行記者會,公開贊揚行政長官曾蔭權提出的港深合建大都會構思,富有遠見,有利提升兩地的國際競爭力。他表示,兩地合作最能成事的包括深港創新圈、金融合作及跨境基建,如果這三方面都能順利開展,就可以大大推進兩地合作發展成為世界級大都會的目標。他並敦促兩地,就河套區的用途、開放方向,‘是時候’形成統一看法了。

其實,除了許宗衡市長的呼吁之外,我們觀察‘兩會’期間,‘加強港粵合作、港深合作’,已成為兩地代表、委員、媒體和專家學者炙手可熱的話題: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和曾特首在京相聚,深談合作,‘同調’倡導合作要有新思維;廣東省省長黃華華認為,在構建珠三角城市群的過程中,深港構建‘雙子城’要走在前面,省府會大力支持,‘深圳市可以大膽設想’;全國政協委員、深圳市政協主席李德成,聯同港深多名委員提交提案《全方位推進深港合作,共建“兩制雙城”世界級大都會》,圍繞‘兩制雙城’合作模式,提出加強合作的具體建議;有委員建議將兩地創新圈建設納入國家戰略;還有代表和委員從不同方面,提出了多項深化合作的具體構思,引起回響。

眾所周知,港粵合作、港深合作,並不是一個新的課題。傳統上就有‘省港澳一家親’的說法。而內地近三十年改革開放中,廣東先行一步,大量港商、港資進入粵,在自發的民間主導之中,兩地經貿的實質聯繫日多,關繫緊密;隨後,雖經過曲折跌宕,兩地政府之間的溝通、交流合作亦逐漸增多,特別是近年來,更是大有改觀,漸入佳境。現在,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特別是面對經濟全球化進程的加快,區域競爭加劇的挑戰,使進一步深化、擴大和提升合作,成為兩地發展共同的需要,亦成了兩地官民的共識。從‘兩會’的熱議,就可看出進一步促進港粵、港深合作乃大勢所趨,人心所向。

要促進新一輪兩地合作的進程,就必須結合新形勢,以世界眼光謀劃,順勢而為,形成新氣像。現在關於兩地加強合作的方案、構想和說法不少,可謂百花齊放。比如備受關注的河套區開發,坊間就有高端制造業基地、服務業總部基地、會展中心等等設想,不一而足,各有理據。正如許宗衡市長所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意見多,建議多,固然有助啟發思路,但如果一直爭論不休,隻算自己一方的小帳,沒有共識,就隻能總是停留在務虛層面,未見寸進,蹉跎歲月,那塊河套寶地也隻能永遠躺著睡大覺了。所以,兩地合作確實‘是時候’拿出新思維,研究確定方案,務實推進,力求實效,盡快讓兩地得到實惠了。

 


luo | 4th Mar 2008 | 一般 | (76 Reads)
当好跳板港金融中心得天独厚
    2008年03月04日  

‘两会’前夕,中国银监会‘掌门人’刘明康先生接受本报独家专访,纵论环球财经热点,畅谈内地银行的次按影响、信贷监管、海外并购等市场关注的重大问题。由此,可以一窥内地银行业在复杂多变的世界经济金融大环境中,锐意开放改革、改善营运和加强监管的内情,亦可从一个侧面看出内地财经当局应对环球经济金融纷繁变局的能力,那份既勇于任事,直面挑战的承担,又善于应变,防范风险的严谨,令人对内地经济金融改革和发展的前景倍增信心。

尤其值得本港关注的是,刘明康对于香港巩固国际金融中心和银行业的发展,也不吝提点,贡献金石良言。他向本报记者具体点出了本港银行业可以努力的三个方向:第一,紧握CEPA先机,做好台资银行入内地的跳板,让两岸三地达至三赢;第二,利用CEPA安排,吸引更多国际银行到港做‘香港服务提供者’,并且以此‘地位’,通过CEPA的途径进入内地,享受‘本土’身份,开展广泛的银行业务;第三,希望香港银行在尽享先机的同时,也能支持内地金融发展,其中包括到内地开办村镇银行等。总之,香港要尽力扮演作为内地和海外之间金融‘跳板’的角色,充分发挥中介‘平台’的作用。

刘明康作为银监会主席,对国家金融业的全面、深入认识和把握自不在话下,而且对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的动态也洞若观火,加之又曾在本港工作,对香港金融中心的运作和特点了然于胸,所以,他对本港金融中心建设和银行发展提出的种种高见,参考价值之高不言而喻,值得本港相关各方认真听取,高度重视。要知道,要成为这样的‘跳板’,香港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其他城市难以争锋,原因在于:一则两地监管当局已建立起良好的沟通和合作协议;二则CEPA提供了‘独家’政策安排。

事实上,近年香港金融在发挥‘跳板’功能的过程中已尝到甜头,深受其益。一方面,助内地银行和资金‘走出去’,无论是工行、建行、中行、交行等成功到港上市,展开布局,还是人民币债券的发行、QDII的扩大开闸,都令香港金融中心更具活力,更显重要。另一方面,以香港为基地的银行‘服务提供者’,开始大举进入内地市场,逐鹿神州,令香港银行的实力更强,发展空间更广。而最近广受关注的本港台资富邦银行参股厦门商业银行计划,就是一个台资银行借道香港跳板,‘引进去’,拓展神州市场的典型例子。刘明康的建言提醒,香港金融‘跳板’潜力巨大,仍大有文章可作。只要充分利用优势,当好‘跳板’,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将更上层楼,真正实现‘汇通天下,汇聚香港’的境界。


luo | 3rd Mar 2008 | 一般 | (82 Reads)
聚焦京華盛會 思索香港路向
    2008年03月03日

行政長官曾蔭權去年在題為‘香港新方向’的施政報告中,有一段話發人深省,廣起共鳴:‘(香港人)要走出困惑,必須從國家的將來看香港,為自己作出正確定位 我們要用整個國家的視野去看香港,從這個高度去看香港,我們纔會看得見未來。’

這是香港社會對過去幾十年經濟社會發展歷史的總結,無論是乘國家改革開放的東風,經濟實現了順利轉型,連續締造奇跡;還是回歸祖國後,力克重重挑戰,保持繁榮穩定,都反覆證明了香港背靠祖國的得天獨厚優勢,反覆說明了擁有‘國家視野’的至關重要。現在國家發展已進入新的歷史階段,亦將為香港帶來新一輪的發展良機,‘國家視野’尤顯重要。

去年舉行的中共十七大描繪了國家在新的時代條件下繼續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現代化的宏偉藍圖,展示了未來科學發展、和諧發展與和平發展的路徑。而今天召開的全國政協第十一屆一次會議和即將於五日揭幕的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預期將會依國家憲法規定的法定程序,將十七大確定的總思路和大方略變為國家意志,其重大意義,不言而喻。而且,此次‘兩會’正值五年一度的‘換屆’,人大會議將依法選舉任命新一屆國家機構領導人員,選出新一屆人大常委會領導和組成人員;政協會議將選出新一屆政協的領導和常務委員,承前啟後,繼往開來,倍受矚目。與此同時,今年恰逢國家改革開放三十周年,百年盛事‘北京奧運會’將於八月舉行,這些議題必將成為‘兩會’的熱點,思想新猷值得期待。毫無疑問,從京華‘兩會’這扇窗口,可以一窺國家大政方針、發展部署、政策走向和社會熱點,猶如遙看國家未來的‘幣望臺’。我們要‘國家視野’、‘從國家未來看香港’,又豈能錯過聚焦‘兩會’呢?

當然,對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來說,就不僅僅隻是聚焦‘兩會’,而是要積極參與,代表港人,履行職責,共商國是,以‘國家視野’,從香港角度,發揮纔智,參政議政,建言獻策。他們既是‘港人之光’,亦應不負港人之托,將香港的聲音帶入‘兩會’議事堂。

現在香港經濟雖已全面復蘇,但短期仍面臨美國次按危機、通脹威脅、經濟放緩等問題,中長期則有全球化、區域競爭加劇、人口老化、經濟轉型等挑戰。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上周發表的預算案中,其實已經點出了很多未來要面臨的挑戰,並且在科研、基建、人纔等方面提出了若干加大投入的安排,可惜社會將注意力都擺在‘派糖’之上了。但要根本解決這些問題,還是要目光遠大,以‘國家視野’審視香港。而聚焦關注‘兩會’,對思索香港路向肯定會大有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