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uo | 29th Jan 2008 | 一般 | (117 Reads)
設法減輕雪災對本港民生影響
    2008年01月29日 

一場肆虐逾十個省區的罕見風雪災害,不僅對內地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嚴重衝擊民生,而且給本港市民的日常生活亦帶來了一定程度影響,特別是多種蔬菜、肉食品價格的連番攀升,令普羅市民生活百上加斤。

隻要到各區街市或各大超市走一走,就不難發現最近幾天各種副食品的價格一直不斷上漲。一般蔬菜價平均飆升四至五成,雞蛋每箱加價十多元,豬牛肉價格也居高不下。昨天,連面粉業界也刊登廣告,醞釀要加價兩至兩成半———持續的加價之勢,真有排山倒海而來的感覺。在一片漲聲中,每天精打細算的基層市民怎不倍感生活之艱辛呢?看來,即將到來的春節,肯定也要捱貴價了。

本港各類食品主要依賴內地進口。過去哪怕是鄰近地區下幾天暴雨,刮幾場大風,本港菜價都會即時受到影響,應聲彈起,何況現在內地華中、華東、西南等大片地區同時遭受到數十年未遇的雪災呢?事實上,本港近日副食品的漲價潮就是因為供應不足而引起。以蔬菜為例,據香港蔬菜統營處提供的數據,一方面,由於江西、湖南及廣東北部地區的蔬菜因大雪冰凍而死,無法正常供港;另一方面,湖南、粵北一帶的交通嚴重受阻,蔬菜無法運來香港。近幾日,每天內地供港蔬菜已經由正常的五百五十噸,減至四百六十噸左右,平均批發價貴了三成,零售價當然水漲船高,加上再加。其他蛋類、肉類等的情況亦大同小異。

面對一日緊過一日的加價潮,我們當然寄望內地雪災早日過去,令本港副食供應盡快恢復正常,價格回落。但除此之外,也不是惟有消極等待,各方還應想方設法,增加供應,維持正常市場秩序,盡量穩定日常消費品的價格,減輕雪災對民生的影響。

在供應方面,有關方面應支持和鼓勵業界拓展各類副食品來貨渠道,哪怕是從區內其他國家和地區增加進口,亦可暫時紓緩供應的緊張。應更加主動與內地相關地區和部門聯繫,協調供港日常用品的運輸事宜。

在市場秩序方面,當局及消委會等應加強巡查和監察,對‘趁雪打劫’,哄抬價格的行為予以揭露。而業界在此非常時期,也更應自律。昨天特區政府和消委會對面粉業高調聯合加價的表態,就值得肯定。

在助民紓困方面,政府正就下一年度財政預算案展開咨詢。如何幫助基層市民對抗通脹惡魔,就應是考量重點。

雪災結束之後,當供應正常之時,還應監察市場情況,商家是不是真正即時減價,還是漲得多,減得少;漲得快,減得慢呢?

這場突如其來的風雪災害,是對內地應急抗災能力和各項基礎設施的大考驗。其實,何嘗不也是對本港社會、市場應變能力的一次考驗呢。


luo | 22nd Jan 2008 | 一般 | (117 Reads)
次按海嘯襲股市無益無據說末日
    2008年01月22日

港股近日波動劇烈,反覆向下。昨天恆指更暴挫一千三百八十三點,失守二萬四千點,跌幅超過百分之五,市值單日蒸發近萬億港元,是歷來第四大跌市,也創下了‘九一一’以來港股單日最大跌幅。

面對港股急挫,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大派定心丸,強調本港市場基調良好,特區政府有能力應對股市波動,但也不忘提醒市民,要審慎投資,量力而為。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則表示,投資者情緒雖已變壞,但不希望市場出現‘猶如世界末日的情緒’。

市場底部到底在哪裡?還會繼續尋底嗎?難道牛市就此告終,熊市降臨了嗎?投資者反覆叩問,市場也漸漸籠罩上了恐慌氣氛。

傾巢之下,豈有完卵?昨天環球股市都上演了集體跳水的行情。連一向少受外圍影響的內地滬深股市,都雙雙暫別獨立行情的演繹,跟隨外圍出現了逾百分之五的巨大跌幅。全球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投資市場好像歷經了一場大海嘯,留下一片狼藉。還不知餘波會持續多久,後面是不是還有更大的海嘯在醞釀呢。

毫無疑問,是次波及全球投資市場的海嘯,名為‘次按危機’,肇事地美國,而華爾街則是震央。在美國政府、金融機構、評級機構、房地產業界和消費者合力‘創新’的‘次按泡沫’爆破之後,隨著樓市下調,資金鏈條斷裂,次按危機愈演愈烈,問題愈揭愈多。最近連花旗、美林等巨無霸公布的業績,都慘不忍睹。更令人擔心的是,次按危機的影響已從投資市場擴大到就業、消費市場,衝擊到實體經濟,越來越多人相信美國經濟存在衰退的風險。在信心倍受打擊,疲不能興的情況下,無論是美聯儲主席伯南克連番減息‘灑銀子’,還是財長保爾森主導、布殊總統提出的一攬子財政刺激經濟方案,似乎都無濟於事,難挽次按狂瀾於既倒。昨天,由華爾街引發的全球股災,就是市場極之憂慮和脆弱的明證。

全球經濟的龍頭老大有衰退之虞,當然值得重視,但前路並非漆黑一片:一方面,美國政府已著手危機處理,而且其經濟體繫應變能力強,不一定真會陷入衰退,壯士斷臂之後,或重展活力;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平穩快速成長,今年有望保持百分之十的增長,而且改革開放正在繼續深化,成為另一個推動世界經濟的強大火車頭;加之,新興國家經濟發展勢頭也保持良好。這些世界經濟的‘亮色’,必然給金融市場的穩定發展提供健康養料,而高度外向的本港經濟深受其惠,股市前景自然大可樂觀。何況資金並未外逃出港,企業盈利理想,亦是港股短期支持因素。何必要染上‘世界末日情緒’,盲目行動,自己嚇自己呢?別忘了,除了貪婪,恐懼亦是理性投資的大敵。


luo | 21st Jan 2008 | 一般 | (311 Reads)
引客落馬洲支線搞旺福田新口岸
    2008年01月21日

去年八月十五日,在粵港兩地政府多位高層人士見證之下,九鐵(現港鐵)落馬洲支線開通,福田新口岸正式啟用。當其時,乘坐高速列車,欣賞濕地美景,暢行先進新口岸,兩地官民喜上眉梢,慶幸港深之間又添大通道,往來更方便,融合前景更美妙。可是,誰會想到,將近半年過去,福田新口岸不但未見客流如潮,反而‘門庭冷落鞍馬稀’;落馬洲支線不但沒有生意興隆,反而要‘救亡圖存’了。

猶記得,在去年落馬洲支線剛通車的時候,前九鐵主席田北辰曾經信心爆棚,定下了每日六萬人次使用的目標。但是運作以來的實際使用量,卻隻有兩、三萬人次,連預期目標的一半都難以達到。據入境處的數據顯示,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到今年一月二日元旦假期前後,由羅湖站入境有七十三萬人次,而由落馬洲支線站入境則隻有十三萬二百人次,預期分流人潮的功能可謂微乎其微。更令人尷尬的是,前段時間港鐵采取四日免費試搭行動,一連四日共派發一萬二千張‘落馬洲通行證’,卻響應者寥寥,僅僅派出去一半!其被冷落的程度,可想而知。

何以實際的營運情況與預期的理想狀況,相距如此之遠,落差如此之大呢?綜合各方分析和感受,原因不外如下幾個方面:一是消費者慣性,旅客過去已經習慣走羅湖、皇崗,一時難以改變,轉用福田新口岸。二是深圳一方交通配套不完善,接駁不便。從新口岸出關北上,除了少得可憐的幾條巴士線之外,僅有地鐵四號線一途,而且四號線並未完全貫通,深圳地鐵網絡亦未全面鋪就。三是深圳一方的娛樂休瑜等配套不足,對旅客誘因不足。四是新口岸設施仍有未盡完美之處。五是落馬洲支線票價與羅湖一線相同,並無競爭力,何以吸引乘客?

落馬洲支線耗資百億港元,兩地均寄以厚望。如果長期人流稀落,使用不足,淪為‘大白像’工程,不僅令有關商戶大失預算,蒙受損失,而且造成資源的嚴重浪費,更會淪為港深跨境基建工程的負面示範。因此,引客落馬洲支線,搞旺福田新口岸,刻不容緩。消費者慣性雖然一時難以克服,需時培養,但至少應該一方面更加主動聯絡深圳市方面,共同努力,創造條件,盡快促成改善交通、娛樂綜合等配套設施;另一方面,積極考慮降低落馬洲支線票價或推出票價優惠措施,吸引更多乘客,以期打破現在的‘惡性循環’,形成‘良性循環’。

港深融合一體,實現雙贏,已是大勢所趨,亦是人心所向。但兩地合作卻因利益訴求差異,知易行難,落馬洲支線、福田新口岸面臨的困難就是一面鏡子。但如果兩地真正是以‘世界眼光來謀劃’未來合作,相信這些困難總會找到解決辦法的。


luo | 15th Jan 2008 | 一般 | (102 Reads)
臺股初現藍天資金憧憬‘三通’
    2008年01月15日

臺灣立委選舉,國民黨泛藍陣營大捷,民進黨綠營則慘敗。對於選戰結果,各方深入解讀,後續效應亦開始發酵。而昨天臺灣股市則開出紅盤,上演了一波節節上揚的慶祝行情,直觀地道出了投資者的看法,也生動地反映了商界的解讀和島內民意的走向。

坊間戲稱,此次泛藍大勝,臺海出現藍天,預示著寶島開始轉運,將要擺脫過去八年陳水扁當權令全島空轉所帶來的阨運。臺股也是如此,‘藍’天一現,‘綠’意速去,‘紅’盤耀眼。昨天盡管周邊股市氣壓低沉,但臺股卻不受影響,高開高走,全日收盤漲一百四十四點,加權指數收報八千一百七十三點四一。其中,涉及兩岸‘三通’概念和‘大陸概念’的股票,更是成為大市上升的火車頭。事實上,無論是本港股市,還是滬深股市,相關兩岸直航的股票都受到了資金的大力追捧。

投資者之所以用真金實銀,投下信心一票,是因為從立委選舉的結果看到了臺灣經濟發展的希望。憧憬籠罩頭上的政治烏雲將慢慢散開,臺灣內部政治的惡鬥有所緩解,政局轉趨明朗,族群撕裂和‘臺獨’操弄逐漸式微,兩岸關繫迎來春天,民眾企盼已久的‘三通’有望實現,經濟重拾增長,民生得以改善。在此重大利好的想像之下,信心略有恢復,臺股紅盤慶祝亦是情理之中。

陳水扁過去八年,為一己一黨之私倒行逆施,種種丑行、惡行,確實令島內民眾受夠了,忍夠了。扁上臺以來,施政無方,臺經濟停步難前,經濟成長率在區內處於落後位置;民生問題重重,未見絲毫改善,民眾怨聲載道。而他及其家屬、親信,卻弊案頻生,貪腐成性,民怨極大。與此同時,扁肆無忌憚,在島內挑起族群矛盾,省籍對立,撕裂社會。他無視民眾呼聲,肆意為兩岸經貿文化交流設置障礙,惡意挑動對大陸的仇視,以種種方式推行‘臺獨’,最近更企圖以‘入聯公投’,大搞‘法理臺獨’,為兩岸關繫和臺海和平投下了巨大陰影。在國際上,扁更是犯眾憎的‘麻煩制造者’。正因如此,民心思變,民心思定,民心思‘通’,纔利用立委選舉之機,表達了對扁的唾棄,希望臺灣重回正軌。即使是平時鮮對政局發聲的企業界人士,都公開坦言‘選舉結果對經濟肯定是好的。’而臺股慶祝行情,則無異於另一種形式的表態。

當然,兩個多月後舉行的臺灣‘總統’選舉仍存有很多變數,結果難以預料,但求和平、求發展、求穩定應是兩岸的主流民意,而直接‘三通’也是大勢所趨。對此,就本港而言,一方面自然樂見臺海和平,‘三通’成真;另一方面,‘在商言商’,也要根據可能出現的變化及對本港中轉地位的影響,早備應對之策。


luo | 14th Jan 2008 | 一般 | (79 Reads)
以建設性態度落實普選
    2008年01月14日

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於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按照基本法,積極回應民意,就本港政制問題作出決定之後,本港未來政制發展的路向和時間表已非常清晰,那就是二零一七年可進行行政長官普選,隨後立法會普選可於二零二零年舉行。因此,無論是從法、理、情,還是從現實性、可行性而言,本港今後在政制發展問題上的聚焦點,不應再是‘應否’和‘何時’普選了,而應落在‘怎麼’落實上來,爭取在‘決定’的框架內,循序漸進,順利實現普選的目標。

如果將政制發展進程,比作興建高樓,我們要安全建成普選大廈,就必須依據圖則,夯實地基,添磚加瓦,逐層而上。而如果將此進程比作一輛行進的列車,我們要平安按時達至普選目的地,就必須嚴守設計,鋪好路軌,先經中轉站,後抵終點站。從這兩個比方,不難想像,假若本港社會一些人仍然在‘何時’普選的問題無謂糾纏,就具體方案拒不妥協,甚至連人大常委會的權威‘決定’都置若罔聞,異想天開要推翻而後快的話,無異於是不願添磚加瓦,拒絕鋪設路軌,試問,何以能建好普選大廈?民主列車停在原地,連二零一二年的中轉站都到不了,何以準時、安全抵達普選終點呢?

別以為時間還很漫長,現在已經踏入二零零八年,離二零一二年的‘中轉站’隻有四年時間,離時間表中的二零一七年也隻有不到十年,實際的準備時間更短。而根據以往經驗,在具體選舉方案上總是擺脫不了曠日持久的爭議,難以在短時間內達成共識。所以,如果是誠心追求民主,真心希望普選,本港社會各界就要趕快聚焦於‘怎樣’落實人大‘決定’上來,表現出理性、建設性的態度,一方面共同探究、討論具體可行的選舉方案,互讓互諒,凝聚共識;另一方面積極培養人纔,適應政制變化,為普選作好準備。不要再次浪費歷史性的機遇。任何固執己見,沒有建設性的言行,隻會導致重蹈零五年的覆轍,在無盡爭吵中蹉跎歲月,政制卻寸步不前。昨天行政長官曾蔭權在《給香港的信》中,就承諾特區政府將加快展開工作;希望各政黨履行責任,做到坦誠、冷靜、理性、務實;並特別呼吁商界也必須著力參與。

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得到了本港大多數市民的支持和認同,有學術機構的民調顯示其支持率超過了七成。難怪曾特首昨天說了一句很重的話:‘如果我們不能在二零一二年的選舉取得進展,那不但對香港市民難以交代,對國家亦難以交代。’市民早已厭惡毫無建設性的政制爭拗,希望各方按‘決定’按時落實普選,將精力用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福祉上來。不知那些政治人物,聽到了嗎?


luo | 8th Jan 2008 | 一般 | (139 Reads)
兩減’看實效‘一放’待清晰
    2008年01月08日

經過冗長而艱苦的談判,特區政府與中電、港燈兩間電力公司終於達成了新的管制利潤協議。環境局局長邱騰華在昨天的簡介會上,將新協議的政策目標概括為‘兩減一開放’,即希望由此減少電力公司回報水平、減少污染排放和為開放市場創造條件。

具體而言,根據新協議規定,兩電的準許利潤上限,將由目前的資產淨值13.5%及15%,下調至9.9%,中電、港燈將分別於今年十月一日及明年一月一日起調整基本電費。而在促進減排方面,鼓勵電力公司采取更多環保措施,如果兩電排放超出了環保署的指標,就會在回報率扣減零點二至零點四個百分點,罰款額相當於每年兩、三億港元;如果排放全部低於上限,則可額外賺取準許回報率的零點零五至零一個百分點。在開放市場方面,卻未見清晰的實質內容。新協議為期十年,屆滿後,政府會再檢討。

客觀地看,在原來的規管協議下,兩電不斷加大投資,擴大規模,提升質素,為香港提供了優質穩定的能源基建。但是,隨著市場條件的變遷和市民環保意識的提高,舊協議越來越不合時宜,備受詬病,市民希望電費有下調空間,希望兩電減少污染排放,甚至要求整個電力市場逐步開放。基於此,特區政府回應民意,纔下定決心與電力公司磋商新協議時,提出更嚴謹的條件。行政長官曾蔭權多次強調政府立場,要求新協議把電力公司回報率與其是否超越排放上限掛恥,從而改善本地空氣質素。同時,須令電費下調,讓市民從中得益。

可以肯定,新協議落實之初,電費應會有所下調,但是否如同環境局局長邱騰華所誇口的出現‘平均雙位數字減幅’,則大有疑問。自然,他由此推算‘每年全港市民可減付電費合共達五十億港元’,亦隻能姑妄聽之。其實,昨天兩電管理層就已經放風說,雖然有空間降低基本電費,但目前訂出實際減幅是言之尚早,並謂政府指基本電費可降低雙位數是按零六年的數值計算,此後兩年的實際情況如何,現時還不得而知。言下之意,已經為今後減少電費下調幅度埋下了伏筆。

至於減排,雖然新協議實牙實齒列出了與排放掛恥的獎懲措施,但有熟悉兩電的環保人士指,兩電續牌時規定需要達到的減排上限過低,兩電現時實已達標,定可得賞。所以,屆時到底能否切實達至減排成效,還大可存疑。而且,在新協議之下,電力公司還可博弈,通過加大環保投入,既可獲取額外獎勵,亦可由此增加淨資產,博取更多回報。這樣一來,電費恐怕隻能在初期有些微下調,之後則又要重拾升軌了。

所以,新協議‘兩減’關鍵還要看實效如何,而‘一放’措施則仍有待進一步清晰。


luo | 7th Jan 2008 | 一般 | (128 Reads)
粵港合作:世界眼光務實路徑
    2008年01月07日

上周五,行政長官曾蔭權專程拜會新主政廣東省的政治局委員汪洋書記,共商粵港合作大計。這場備受矚目的‘汪曾首晤’,顯然並非一般禮節性見面那麼簡單,而是被視為未來粵港合作走向的一個重要觀察點。結果不負所望,‘汪曾首晤’在熱誠的氣氛中,帶出了兩地合作的新思維、新信息,令人有理由相信未來粵港合作將更上層樓,漸入佳境,呈現一派蓬勃新氣像。

粵港合作雖是老生常談,但也常講常新;合作雖在曲折推進,但卻總是未能全然令人滿意。昨天在一個論壇上,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還坦言:港粵合作猶不足。所以,汪洋新政廣東,就粵港合作問題,到底是如何思考?將其擺在什麼位置?采取什麼策略推動?這些疑問都一一待解,引人關注。

看‘汪曾首晤’,汪洋特別披露了兩個‘第一’的小秘密:他到粵上任首日,與廣東干部見面會上,就提了加強粵港合作的議題;而到辦公室簽的第一份文件,就是關於曾特首到廣州會晤。當然,曾特首亦是新年伊始,選擇第一時間赴穗拜會汪洋書記。小細節往往說明大問題,粵港兩位首長互動的‘小細節’,正正顯示出兩地促進更緊密合作的強烈意願和積極態度。在汪洋書記的施政議程中,有關粵港合作議題所擺的重要位置,也就不言而喻了。

對粵港合作,本港過去曾因認識偏差,走過彎路,直至近年纔真正認識其重要性,漸有共識,轉趨積極。但畢竟兩地制度不同,管治模式各異,利益側重和訴求緩急不一,致使在合作進程中難免時有跌宕掣肘。如何化解這些矛盾,突破樽頸,事關粵港未來的經濟競爭力和發展後勁,是無法回避的巨大挑戰。

汪洋在‘汪曾首晤’中給出了答案:‘繼續解放思想,用世界眼光來謀劃未來合作,促進兩地共同繁榮發展。’他闡述,首先是站在全球的角度,從空間上為未來的粵港合作定好位,為粵港共同繁榮發展謀劃更大的發展空間;其次是從時間上為兩地合作設定大體的步驟和階段性目標,腳踏實地向前推進;三是在優勢互補、互利互惠的原則下,加強具體項目的合作。在繼續搞好對港供水、食品安全、環保、衛生防疫等合作的基礎上,積極探索服務業領域的合作,共同推進珠三角產業轉型升級,切實把粵港合作引向深入。英雄所見略同。對此宏大新思路,曾特首回應:‘令我興奮!’

今年內地改革開放已踏入三十年,廣東省正在展開新一輪‘思想解放運動’。按照‘汪曾共識’,粵港合作也必須解放思想,不斷創新,以宏大國際視野謀劃,沿著務實路徑,促進兩地融為一個有機經濟整體,攜手逐鹿全球,造福民眾,貢獻國家。


luo | 4th Jan 2008 | 一般 | (131 Reads)
人大代表當然應是愛國愛港人士
    2008年01月04日

昨天港區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舉行第一次全體會議,對有關選舉工作作出了具體安排,這標志著新一屆港區全國人大選舉正式拉開了帷幕。

今屆的港區人大選舉備受關注,已經有多人表達了參選意向,並積極部署競選,爭取支持,其中既有商界巨子、專業精英,也有學界代表、政界人士;既有參政議政經驗豐富的政壇老將,亦有躍躍欲試的後起之秀。屆時競爭之激烈不難預料,難怪坊間笑言將會‘爭崩頭’。

何以在香港回歸祖國以後,港區人大代表選舉在香港越來越受重視,吸引了越來越多有識之士的積極參與,是因為港人對國家的認同不斷加強,對人大代表的認識不斷深化,體會到港人不僅是香港特區的主人,同時也是國家的主人,既有權依法參加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各項事務的管理,也有權依法選舉自己的代表參加國家事務的管理。事實上,港區人大代表過去履行職責的成績、在依法參加國家事務管理中發揮的作用,以及享有的崇高榮譽,大家都有目共睹。見賢思齊,自然吸引更多賢達參與其事,希望成為港區人大代表,發揮纔干,為國家發展貢獻力量。

既然那麼多人參與角逐港區人大代表,肩負重責的選舉會議成員如何選擇,纔不負眾望呢?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秘書長盛華仁昨天表示,應堅持發揚民主,嚴格依法辦事,遵循公開、公平、公正原則,切實把擁護憲法和香港特區基本法、擁護‘一國兩制’、愛國愛港的優秀人士選為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代表香港特區同胞參加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工作。

要參選成為港區人大代表,須德纔兼備,而擁護憲法和基本法、擁護‘一國兩制’、‘愛國愛港’,則是應具備的最基本資格和最起碼條件,而且‘三位一體’,缺一不可。眾所周知,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國家的根本政治制度,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是全國人民行使最高國家權力的組織形式。全國人大代表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組成人員,肩負全國人民的重托,既享有很高的榮譽,又承擔重大的責任。試想想,一個香港參選人,如果連憲法和基本法都不擁護,對國家的基本政治制度都不認同,對香港的基本大法都不以為然,如何夠資格參選‘應模範遵守憲法’的人大代表?如果對保障香港繁榮穩定的‘一國兩制’方針,都要反對抗拒;在情感上與國家疏離,格格不入,不顧香港整體和長遠利益的人,如何夠資格代表港人和參與國家事務管理?所以,任何人士參選之前,都應捫心自問,而選委更應該首先以此標準來衡量一下候選人,看看他到底夠不夠資格,是否真正愛國愛港。


luo | 2nd Jan 2008 | 一般 | (99 Reads)
爭取民主列車準點到達普選終點站
    2007年12月31日

全國人大常委會29日已按照基本法規定,結合香港實際情況,積極回應民意,明確了‘2017年先普選行政長官,立法會全部議員普選隨後’的時間表,對香港政制發展作出了最有利香港長遠、整體利益,有利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重大決定。根據決定確立的框架,我們將目光投向未來十年,設想一下香港普選的前景如何。

如果社會各界能夠本著理性包容的精神,胸懷民主大局,照顧各方利益,表現智慧與勇氣,學會務實妥協,放下爭拗,凝聚共識,經過‘五個步驟’的程序,到2012年的時候,行政長官和第五屆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就可以適當修改,循序漸進地增加民主成分,朝普選目標邁出一步;而經過此‘中轉站’之後,到2017年,就可實現行政長官的普選;2020年則能夠達至立法會的普選。也就是說,十年之內,兩屆之間,無風無浪之中,‘普選’就瓜熟蒂落,水到渠成,香港的民主列車以最快速度、安全穩妥地駛抵普選的終點站,譜寫出一部舉世稱道的香港普選故事。

但是相反,如果有些人一如既往,仍然一味企硬,擺出‘惟我獨民主、惟我有民意、惟我得民心’的架式,堅持對立、對抗態度,拒絕展現絲毫的靈活妥協,強硬要求全社會都順從其獨沽一味的意志,跟從其並無理據的方案,不然他們就要一拍兩散,不惜令香港民主進程原地踏步,那麼,可以想像,香港今後還是會圍繞普選問題爭拗不休,社會分化對立,根本就無法形成具體方案的共識。連2012年的‘中轉站’都到不了,遑論2017年能夠實現普選?

所以,到底普選前景如何,端視港人自己的抉擇了。

遺憾的是,雖然‘決定’出臺之後,社會普遍表示歡迎,認為香港未來政制發展更加明朗,普選之路就在眼前,但反對派某些人還是堅持反對,甚至無視人大權威,罔顧人大決定和主流民意,繼續空喊口號,橫生枝節,並醞釀發起更多的反對行動。過去他們曾宣稱‘隻要有時間表,萬事好商量’,可時間表真的有了,卻還是拒絕‘商量’。反對派的反應令人不得不擔心,後一種結局並非不可能出現。別忘了,零五年政改方案被反對派議員‘捆殺’的教訓!

今天是2007年的最後一天,明天就要踏入新的一年。屈指算來,離2012年的選舉隻有四年,離2017年也隻有十年了。在這寶貴的十年時間裡,香港要順利走向普選,避免爭拗不休、蹉跎歲月,避免政制原地踏步,就須主張理性、務實、包容的議員占立法會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席,為了香港民主的前景,普選的準時實現,市民是要寄望反對派議員回心轉意,還是用選票作出明智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