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uo | 31st Oct 2006 | 一般 | (112 Reads)
为什么我们对霍老先生的离去如此依依不舍?为什么霍老先生的离去在我们心中激起了共同的感动和尊重? (閱讀全文)

luo | 30th Oct 2006 | 一般 | (127 Reads)
     

     

    1. 霍老走了,但他的爱国情怀、嘉德懿行,永成楷模.对于身后盛誉,霍英东先生是当之无愧的。

     (閱讀全文)

    luo | 26th Oct 2006 | 雜感 | (187 Reads)

    弗裡德曼老人一語中的:中國和香港的前途,很在程度上取決於是中國向香港靠近得快,還是香港向中國靠近得快。

    現在看起來,好像是政治上香港靠近得更快,經濟上北京靠近得更快。對此,弗老要是詳論一番就好了


    luo | 25th Oct 2006 | 一般 | (147 Reads)
    邮轮泊启德东九绘新图
        2006年10月25日

    ‘香港将要兴建新的邮轮码头,建成区内首屈一指的邮轮中心!’对此鸿图大计,市民不知听过了多少遍,一直翘首等待;只是无奈,‘等到花儿都谢了’,还未见真章。昨天,终于传来好消息,行政会议通过了有关计划。据经济发展及劳工局局长叶澍鹖随后公布,新邮轮码头将选址启德,面积七点六公顷,提供两个或以上的泊位,政府会在明年下半年以招标方式批出土地,中标者要负责设计、建造和营运,为期五十年,估计整个建造成本大约在二十四亿港元。

    按照政府设想,启德新邮轮中心将是世界级的邮轮码头,可停泊排水量十万吨的巨轮,提供的也是世界一流的设施和服务。如果没有节外生枝,一切顺利的话,首个泊位在2012年就可落成,投入营运。整个发展过程将带来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预料启用后八年,每年会带来十四至二十二亿的旅游收益,为香港经济发展带来助力。

    兴建新邮轮码头,将香港发展成为区内邮轮旅游中心,一直是市民的梦想。毕竟香港得天独厚,维港如同城市项链一般,水深景美,天然具备发展邮轮旅游的优越条件。而现在位于尖沙咀的邮轮码头容纳有限,且早已饱和,不敷应用。香港兴建新的邮轮码头,吸引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端游客来港观光、娱乐、消费,在全球方兴未艾的邮轮旅游热中分一杯羹,从而将旅游业带进一个崭新的境界,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与此同时,启德兴建世界级的邮轮码头也为东九龙地区的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自从香港国际机场搬离之后,旧启德机场一直空置,成为市内罕见的‘地王’;而相邻的东九龙地区,却随着机场搬走,由过去的繁荣热闹景象蜕变为落寞冷清之角落,特别是一些旧区更显潦倒破败,亟待重振。因此,应将启德的发展与东九龙整个地区的重振规划结合起来,综合考虑,重绘蓝图,统筹推动,让邮轮码头成为带动整个东九起飞的动力。事实上,要确保邮轮码头发展成功,也离不开各种配套设施的发展,其中就包括酒店、商场、交通设施等等。

    众所周知,受制于种种原因,本港近年来少有公共大型基建工程上马,经济发展缺乏兴奋点。长此以往,不仅影响建造业界工人就业,有识之士更担心会加剧香港经济的‘空心化’,损害竞争力。而昨天政府公布兴建邮轮码头大计之后,观察社会各界和政治团体的反应,基本上都表示欢迎,并无明显异议。所以,特区政府应利用机会,快马加鞭,统筹兼顾,让邮轮码头工程尽快动工,让全球邮轮早日停靠启德,并全力促进东九新图成真。当然,如果举一反三,加速西九开发,形成东九、西九齐飞之局,那香港的未来必将是一幅激动人心的繁荣景象!


    luo | 24th Oct 2006 | 一般 | (118 Reads)
    导游处境堪怜相互诿过无益
        2006年10月24日

    近来本港旅游界接二连三爆出欺客骗客的丑闻,更有甚者,竟然发生旅游团因购物不足而惨被导游遗弃街头的恶性事件,既伤害了不远千里前来观光旅游的客人,也严重损害了香港旅游业的形象,理所当然引起社会舆论大加鞑伐,肇事的不良旅行社和导游也分别受到了警告和停牌两周的惩戒。

    而昨天,导游总工会却召开申诉大会,处于风暴中心的逾百本地导游聚集一起,宣讲立场,大吐苦水,指‘零团费’和‘负团费’才是万恶之源,而导游则成了代罪羔羊,反对社会将批评指责的矛头完全对准他们。

    站在导游的立场,可能真是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零团费是市场供求之下的产品,绝非导游的责任;既然旅行社要去接这样的团,做这笔生意,作为打工仔的导游也只有无奈地硬着头皮去‘导’了。可是,试想想,千元不足的团费要千里迢迢来港游三四天,世上哪有这等廉价到类似‘免费的午餐’?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要变换花招减少观光行程,引旅客定点购物补数了,而操刀的角色‘责无旁贷’地由导游来充当了。不仅如此,更令一众导游苦不堪言的还包括:大部分都没有底薪,甚至还要被旅行社扣起大笔垫支的团餐费及交通费,如果旅客购物金额不足,导游就无法领取薪金。从种种旅游业界操作的所谓内幕,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香港频生导游丑闻了。

    不错,本港经营不良的旅行社导游确实处境堪怜,特别是在零团费等畸型业界生态之中温食,为了两餐,不得不扭曲自己。但是,无论如何,旅游业界的事情应通过业界内部解决,绝不应昧于职业道德,不顾行业操守,甚至连基本的待客之道都置之不理,肆意对待游客,让游客为不合理的旅游业操作埋单,令香港旅游的整体形象付出沉重的代价!无论有多少理由和苦衷,都不允许出现把游客遗弃街头的事件,这不仅是‘对不起内地同胞’的问题,也是丢香港脸,坏香港名,毁旅游业自己饭碗的丑事。

    导游工会昨天在申诉大会指出,旅游业议会名存实亡,监管不力,导致业界恶性竞争,建议政府设立由劳资及官方三方面组成的行业小组,解决业界的问题,反对零团费和负团费。不管旅游业议会和政府有关部门承认还是不承认,导游工会提出的这些问题和看法都是值得认真倾听和考虑的。现在,各种业内问题都已摊开,摆在了齘面,各种矛盾也都清楚明了,对于导游业界来说,各方相互指责诿过毫无益处,应该要以此为契机,知耻后勇,彻底改善经营机制,全面提升旅游服务的竞争力,加强从业人员的职业规范和操守,强化行业管理,提倡‘诚信游、阳光游’,积极与内地合作取缔零团费,尽快重振雄风,重建香港旅游形象。


    luo | 23rd Oct 2006 | 一般 | (147 Reads)
    2006-10-23
     
    「市区破坏局」之说言重了

    如何解决城市旧区问题?是破旧立新,还是新旧并立;是旧中见新,还是新中存旧?这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历史较长的城市来说,都是令人头痛的问题。二战后,欧洲不少城市都对如何进行重建发生过争议。以波兰华沙为例,两派就争论激烈,一派主张要完全建设一座新城,另一派则力主按历史面貌恢复古城,最终恢复派占了上锋,该市后来因此被列入了《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名录》。而同样面对选择的古都北京,却因一时卤莽拆除古城墙,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香港建城的历史算不得多么悠久,也没有什么名重声隆的古迹,但香港开埠百余年来,随着国运浮沉,历经沧桑,形成了东西交汇的独特城市文化特征,也留下了属于这里的独有记忆、历史痕迹和社区网络,在一些旧区之中表现得尤为鲜活。随着城市的急速发展,特别是土地资源与城市开发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香港旧区重建的任务日益艰巨,而在重建过程中,如何兼顾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如何保留历史记忆、社区网络等问题也日显突出。近年来无论是中环街市重建、中区警署再发展,还是湾仔街市、观塘、深水埗等区的重建,都引起过争议。

    昨天本港一个环保团体痛批香港政府旧区重建的模式,指其采用的大都是「推土式」,犯下了「多宗罪」,其中包括破坏了社会的街道特色、文化历史、社区网络及本土经济等。该团体甚至直指负责社区重建的市建局变成了「市区破坏局」,重建模式不是「以人为本」,而是「以银为本」!

    对于如此毫不客气的批评,站在为旧区重建工作付出心血的市建局来说,肯定倍感委屈。确实,「市区破坏局」之说实在是言重了,也与事实不合,并不公道。且不说数百亿计巨额资金投入到重建工程之中,为旧区重振带来了机遇,让长期身处肮脏、破旧老区的居民看到了曙光,就是在保留旧区历史和特点方面,市建局也作出了努力。以颇具特色的湾仔旧区重建计划为例,市建局就曾举办大型公开发展概念比赛,希望找到既可保留地方特色,又有利加强地区活力的重建方案。而重建计划中,也尽量保留了「蓝屋」等原有的历史和特色建筑。

    当然,环保团体的批评也有其部分道理,有关主事旧区重建的部门应重视其合理意见,改善旧区重建工作。在旧区重建中,我们不能只向钱看,只算商业帐,千篇一律推倒旧屋,重建高楼;也不应无视现实,背负历史的沉重包袱,守着旧楼,不敢发展重建。正确的态度应是尽量平衡兼顾发展与传承,既要大力推动旧区重建,又要珍惜历史文化遗迹,竭力保留原有的社区网络,采取「旧区活化」、「再生使用」等概念,探索创新更多更好「以人为本」的香港旧区重建模式。

     

     

    luo | 17th Oct 2006 | 一般 | (108 Reads)
    岂容无良业者毁香港招牌?
        2006年10月17日 

    针对日前一个青海旅行团因购物不足而惨被导游遗弃九龙城码头的恶性事件,旅游业议会昨天终于祭出戒尺:对违反专业守则的有关导游处以停牌两周的惩罚;对有关旅行社则发出警告信,并要求其解释前因后果,之后再决定是否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虽然旅游业议会称这是该会首次采取如此严厉的处罚措施,但是如果只将板子打在肇事导游身上,而旅行社则轻轻带过,警告一声就了事的话,能否真正收到阻吓效果,恐怕未必。

    旅游业是本港的支柱产业之一,对增加就业、汇聚人气至关重要,其发展顺利与否,与本港的酒店、交通、零售、饮食、娱乐等多个行业息息相关,甚至影响整体经济的表现。最近几年,特区政府对旅游业空前重视,倾注了大量心血,投入了丰厚资源。从内地个人游政策的大幅开放,到CEPA对本港旅游业提供的优惠;从丰富多采的宣传推广,到地区旅游合作的积极推进;从迪士尼乐园、湿地公园、昂坪缆车等全新观光娱乐景点的建设,到本地离岛旅游的尝试等,无不是为了持续提升香港旅游的竞争力,将香港旅游业的发展不断推向高峰,在全球树立起‘动感之都’的良好形象。

    但就在大家竭力促进香港旅游发展的时候,却不时传出一些令人失望和愤慨的事件,比如欺骗旅客、货不对办、以次充好、以假当真、强行推销、服务欠佳等等,这次竟然闹出十余位客人因购物不足而被遗弃街头的大丑闻!试想想,经过如此‘难忘’的遭遇,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会对香港留下什么印象?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随着此等丑事随风远播,香港的旅游业在全世界会留下一个什么形象?难怪旅游发展局主席周梁淑怡慨叹这些事情‘发生一次都已太多’。毫不夸张地说,这些不良业者的恶劣行径就是在砸旅游业界的饭碗,也是在毁香港旅游的金字招牌!

    对个别害群之马,当然要严肃处理,不可姑息,以儆效尤。昨天旅游业议会断然采取处罚措施,是必须走出的正确一步。今后,还应视情况,继续加强巡查,加大惩戒,杜绝类似事件重演。除了处罚之外,更加重要的是治本,要从源头上查找原因,改善制度,堵住事故的诱因。比如解决‘观光缩水、强迫购物’这一令人深恶痛绝的问题,仅仅拿有关前线导游开刀处罚就是既不公平,也行不通的,只有从取缔零团费着手才是根本解决问题之道。所以,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和业界应从制度入手,积极与内地部门联系,争取合作,联手采取措施,取缔零团费这一滋生重重问题的祸根。

    曾荫权特首昨天敦促业界要自律。除此之外,特区政府和社会舆论也不能袖手旁观,应积极监管和监督,绝不容无良业者损毁香港旅游招牌!

     



    luo | 16th Oct 2006 | 一般 | (99 Reads)
    加强制度创新巩固金融中心
        2006年10月16日

    香港资本市场最近精采纷呈:港股节节上扬,恒指上周五再创六年来新高,交投活跃,市值更加接近了十一万亿的历史记录;继建行、中行、招行等内地大型银行在港成功上市之后,内地总资产、总贷款、总存款都居首位的最大商业银行工商银行从今天起将在港公开招股,本港银行、证券行和投资者磨拳擦掌,迎接‘超级巨无霸’的到来。

    今次工行的上市计划不仅集资额最多可达一千七百亿港元,成为全球历来集资额最高的新股;而且还首次采用了A+H的上市模式,即香港H股和内地A股同步发行,工行从而成为两地同时上市的首家企业。A+H模式一直是内地和香港有关方面积极探讨的问题,但由于内地和香港在市场构成环境、信息披露方式、招股的具体形式、财务会计制度、监管办法等存在差异,令有关构想难以执行。工行创造性地大胆采用A+H上市模式,成为饮下头啖汤的机构,显示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两地同步上市的各种障碍已经清除,这不仅如工行董事长姜建清所说‘掀开了中国金融发展史上令人振奋的新篇章’,同时也因A+H股同步上市这一重要的制度创新,将香港与内地资本市场的合作推上了新水平,亦有利加强香港作为内地企业集资中心的作用,提升香港资本市场的吸引力,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众所周知,金融中心地位对香港经济来说无异于一道生命线。如何巩固和提升香港作为亚洲区内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一直是特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而要达到这一目标,除了继续保持香港的法治精神、基建设施、人才汇集、办事效率等传统优势之外,还必须不断调整改善制度,加强制度创新。只有通过持续的制度创新,与时俱进,跟上国际潮流,才能维持和增强竞争力,吸引全球投资者蜂拥而至。以港股市场为例,无论是当初创立的H股模式,还是此次工行上市采取的A+H模式,都是制度创新的成果,都为香港资本市场带来了强大的活力,有力地巩固和加强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上周行政长官曾荫权在施政报告中再次强调,香港要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并特别提出多项具体目标和方向,其中包括推动开放,拓宽来港上市企业的来源,继续提升监管水平,全力发展人民币业务,发展多元化的风险管理工具市场等。实现这些政策目标的不二法门就是制度创新,需要尽快修订上市规划,取消不合时宜的限制;改善和创新监管制度,比如财务汇报局尽快投入运作;研究进一步扩大香港经营人民币业务的问题等。

    总之,工行全新A+H模式上市焕发出的活力带给我们巨大的启示:不断进行制度创新是香港巩固金融中心的必由之路。


    luo | 13th Oct 2006 | 雜感 | (179 Reads)

    内地近兴八十年代反思热,将那个青涩年代回忆得激情诗意,理想单纯.

    看来,处在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的社会,人们开始怀旧,钟摆要向另一边摆去了.


    luo | 12th Oct 2006 | 一般 | (140 Reads)

    沿灣仔峽道行山,陽光格外光猛,照得峽道兩旁郁郁蔥蔥的樹木更顯清新,南方的秋,和春夏冬似乎沒有什麼不同,都一樣的翠綠满目。

    一陣微風過,略有絲涼意,提醒自己盛夏已過。也是這陣風過,吹落片片樹葉。駐足看,一瓣樹葉,在風中飄搖,飄來顠去,很優雅,也很坦然;偶往上飄,似乎要重回大樹,重投葉群,是不捨,还是深情告別?

    終於,掉在路邊花壇。走過拾起,細端詳,泛黃的心形闊葉上,紋網縱橫,竟残留幾点代表生機的盎然綠意,顯然,生命尚未耗盡,就勿勿地落了。

    樹葉如人,出生成長在棵棵樹木形成的社區中。綠過之後,終歸飄落。

    樹葉如人,同樣是葉,有的命好,向陽,享受日光撫愛,一帆風順,碩大而飽滿;有的卻命苦,向陰,終日孤寂無援,在風刀霜劍,過早枯萎凋零。

    但無論向陽向陰,命好命苦,所有的樹葉都一樣,平常坦然不自覺地飄向了最终的归宿__大地。

    我頓悟,原来真是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