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uo | 26th Sep 2006 | 一般 | (117 Reads)
内地反贪腐任重道远
    2006年09月26日

‘敬爱的胡主席、敬爱的温总理:你们反腐败得民心,顺民意,我们老百姓一万个拥护你们!’‘贪官污吏全抓净,换我神州气象新,管他天王与老子,伸手必捉警后人。’……

昨天,中共中央决定对陈良宇严重违纪问题立案检查的消息公布之后,在内地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打开一些知名的入门网站,对相关新闻的评论‘热到爆’,跟贴空前踊跃,半日就数以万计,而跟贴的调子绝大部分都与上面摘引的大同小异。众多网民朴素而富个性的评论充分反映出有关处理陈良宇的决定深得民心,受到了民众的由衷拥护;当然也可看出普通民众对屡禁不绝、处处滋生蔓延的贪腐现象深恶痛绝,期望严惩不怠,除之而后快。

在反贪腐的问题上,常听到人们抱怨,中国是‘刑不上大夫’,‘只拍苍蝇蚊子,只抓小鱼小虾,不打老虎’。而陈良宇贵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他因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检查,和当年同样是政治局委员的陈希同因贪腐落马一样,都充分表明了北京反贪腐的‘坚强决心和鲜明态度’,真正力求做到‘不论是谁,不论其职务有多高,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

根据官方公布的消息,虽然没有列出陈良宇涉案的详细情况,但初步核查已明确指出了他的‘四宗问题’:一,涉及上海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二,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三,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人员;四,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中央指这些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现在中共已经按照党纪规定,免去了陈良宇的上海市委书记等职,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并对其问题立案检查。随着案情调查的深入,水落石出之后,到底其是否触犯国法,受到什么法律制裁,大家且拭目以待。

陈良宇的落马表明了中央铁腕反腐的决心,但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内地贪腐情况仍然异常严峻,凸显出反贪腐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未来反贪腐仍然任重道远。严查陈良宇式的大案要案,固然可以收到一时的震慑之效;加强教育,要求官员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权利观、地位观、利益观等,固然亦有助减少贪腐,但是要真正更有效地打击和遏制贪腐,最根本的一条还是要靠制度,加强制度建设和体制创新,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腐败’,一出出贪腐丑剧莫不印证着英国阿克顿爵士这句名言。与此同时,反贪腐必须从高层做起,所谓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只有上梁正了,下梁也就不敢弯了。


luo | 24th Sep 2006 | 屐痕 | (252 Reads)

自以为特别,选择"我乜都唔係";

真正选了,才发现,原来好多人都选了 "我乜都唔係";

变得最不特别.

这是另类求不得的尴尬


luo | 22nd Sep 2006 | 一般 | (133 Reads)
生果报真是严格党报 美国佬一发声,今天就尿急,苹论硬挺,骂泰国民主倒退.这和以前骂伊骂金骂卡一样,叫人想到人家养的狗,主人一指,就窜出咬人. 陈四万每回出场,连新闻都写得如麻发烫,,全是用大陆改革后赞扬大领导的新式沉腔滥调.特别是那张机舱里的"独家照",外面红太阳染染升,里面端看生果报的四万"高大全".叫人想起大陆文革时可怕的"红太阳". 现在又推出几个新偶像___"民主女神","火爆主教",手法还是照办煮碗. 其实,极左极右生是最相亲的,本来他们就是背靠背,一转身就抱在了一起. 听说,汇报与生果打得火热,就是这个道理.

luo | 21st Sep 2006 | 屐痕 | (243 Reads)

泰國他信連家都回不了,

阿扁還可以四處招搖。

這說明,

百萬人力量抵不過十幾輛坦克。

台灣如果也有十幾輛坦克車,在凱道一擺,結果大概就全變了


luo | 20th Sep 2006 | 一般 | (103 Reads)
活力大市场积极小政府
    2006年09月20日

行政长官曾荫权昨天在本港多份报章发表署名文章,澄清了特区政府一以贯之的经济管理哲学,强调‘过去五十多年来的财政司的经济理念一脉相承之处,在于我们并没有背离行之有效的自由市场经济哲学。’也就是说,特区政府虽然少有提港英时代前财政司夏鼎基使用的‘积极不干预’字眼,取而代之的说法是‘大市场,小政府’,但两者之间其实并无不同,体现和坚守的都是自由市场经济的精髓和原则。既然如此,本港连日来有关对特区政府放弃所谓‘积极不干预’政策的讨论和质疑,就是无的放矢了。

相信曾特首发表‘自白’长文之后,有关特区政府已经在悄无声息之中改弦易辙,放弃原有经济哲学的猜测、批评和争议,将会随之尘埃落定。但是就香港宏观经济管理政策的议论则不会因此沉寂下来,偏向‘自由放任’者,必然指责政府角色混乱,做得太多,所谓‘善意铺就通向奴役之路’,破坏了自由市场经济的自然状态,陷入‘好心做坏事’;而主张政府更多干预的人,则会批评政府消极懈怠,做得太少,没有发挥应有功能,任时岁月蹉跎,贻误时机。特区政府到底应该做多少?现在所做足够吗?干预的边界在哪里?这些问题恐怕并不容易回答,更难达成共识。

事实上,有关政府在市场经济发展中的角色问题,不仅经济学界的论述汗牛充栋,主张各异;而且世界各国不同时期的宏观经济管理实践,也形成了各种各样、各有特色的模式,提供了众多可堪参考借鉴的失败或成功的范例。就香港而言,几十年的实践证明,坚守‘自由市场经济哲学’是走向成功的不二法门。但是,正如曾特首所说:‘单以一句口号式的用语,不能管窥我们经济政策的全豹’。不管是‘大市场,小政府’,还是‘积极不干预’,虽然都强调尊重市场力量的主导力量,但并不表明政府可以袖手旁观,处于被动。且不说,市场存在扭曲等现象,需要政府的管理和干预,就是在良好投资环境的建设、产业政策制订、大型基建布局等众多领域,亦离不开政府的参与。比如九七后,CEPA政策的制订和执行,证券市场的改革,税制的修改,金融、电信、资讯科技等行业的开放,哪一桩不是政府发挥了应有的积极角色? 

关键是,大市场要在法律保障之下,真正保持活力,井然有序,维持效率;而小政府要扮演其应有的角色,积极作为,为市场活力尽情发挥,为经济持续发展,缔造良好的环境。与此同时,‘小政府’除了角色定位之外,也是对其规模的说明。现在有人质疑香港政府的是,一方面公帑开支庞大,已偏离‘小政府’;另一方面,则是积极作为有限,担心滑向‘不积极的大政府’泥淖之中。


luo | 19th Sep 2006 | 一般 | (129 Reads)
 2006-09-19
 
纜車通昂坪大嶼望新圖
 

在高聳入雲的天壇大佛一側昂坪車站內,舉行了傳統拜神儀式之後,幾經波折的昂坪360纜車昨天終於正式啟用。隨這項耗資數億、歷時近兩年建成的號稱「亞洲最長」纜車系統投入商業運作,香港旅遊又增添了新的亮點,注入了新的活力。特別是在大嶼山,更是形成了昂坪纜車與迪士尼樂園、天壇大佛交相輝映之勢,成為魅力十足的旅遊「金三角」,而整個大嶼山的開發亦由此打開了更加廣闊的想像空間。

現在遊客來到大嶼山,要上寶蓮寺,一睹天壇大佛莊嚴坐姿,就無須再像過去那樣要忍受舟車勞頓、盤山繞嶺之苦,亦不必擔心山高路遠耗時,只要安坐於平穩運行的纜車之中,半小時就可翻山過嶺,完成東涌與昂坪之間的路徑;而且還可沿途飽覽遠近山水、都市美景,豈不快哉?如此美妙之旅,無論是對本港居民,還是外來遊客,理應都誘惑難拒,難怪特區政府和旅遊業界異口同聲,對其吸客效應表示樂觀。

當然,對纜車項目的一切期待,都是建立在其安全運行和高水平管理基礎之上的。如果安全不能保障,像過去試運行期間事故頻生的話,纜車之旅就變成了驚恐之旅,何來吸引力?如果管理不善,服務不佳,價格屢漲,纜車之旅就變成了失望生氣之旅,客人何來愉快的體驗?哪有心情去欣賞品味香港的風光?事實上,昨天就因為纜車公司信息公告缺失,令一些抱興而來的市民無票可買,無奈掃興而歸。相信纜車啟用之後,隨乘客的增加,纜車服務和管理將會面臨嚴峻挑戰。比如黃金周期間,如果乘客突然倍增,排隊等車就要花數小時之久,如何疏通安排,就需早作繆綢。

昂坪纜車的開通啟用,不僅令香港增加了一個頗具吸引力的觀光景點,是旅遊業發展的一個里程碑,而且還大大彰顯了大嶼山的旅遊價值,並促使大家思考如何加速大嶼山發展,讓一個嶄新的大嶼山早日出現。

猶記得,特別政府曾經展開過有關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的公開諮詢,以「南保育北經濟」作為指導原則,以十一招打造一個「新大嶼山」,其中包括:小蠔灣闢跨境交通樞紐、填海區建大嶼山物流園、欣澳變身消閑娛樂樞紐、東部拓展主題公園、青洲仔東設高爾夫球場、臨海建鄉郊風情度假區、東涌炮台設大嶼山博物館、興建梅窩碼頭入口廣場、保護大澳古老漁村風貌、增設單車徑貫穿南大嶼梅窩、貝澳及長沙設水上中心等。應該說,這些設想頗富新意,亦有可行性,而且符合統一的開發原則,在結合社會意見之後,就應盡快投入實際操作,以求早日造福民眾。昂坪纜車通車再次提醒我們,大嶼山大發展的時機已經成熟,不要繼續在「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怪圈中打轉,一拖再拖下去了。


luo | 18th Sep 2006 | 一般 | (117 Reads)
中央屠场选址与边境开发
  

加强港粤合作,促进港深一体,推动经济融合,促成区域经济体系形成,是香港经济保持竞争力的必由之路,这已是香港社会的共识,亦是近年来特区政府施政的一个重要方向。而与时俱进,启动边境开发,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一项众所期待的大工程。深圳河两边的民众都希望行之多年、面积庞大的边境地区,除了保留必须的边境功能之外,发展成为联系两地、繁荣两地的黄金纽带。

正是在此大背景下,特区政府日前公布的大幅缩减边境禁区建议,引起了社会各界热烈而正面的回响,希望政府加快工作进度,尽快落实有关建议;并将由此释出的约两千公顷土地,纳入到整个边境地区开发的统筹安排之中,与深圳一道,携手合作,加速边境开发,造福民众。

可是,就在这个缩减边境禁区的建议公布之前不久,特区政府有关方面却‘大胆’地提出了另一项极不协调的建议,打的也是边境地区的主意,那就是提议将中央屠宰场的选址定在文锦渡路红桥新村旁边──这里距离处理繁忙穿梭港深两地过关人流的文锦渡口岸仅有两百米之遥!这里与居民密集的深圳文锦社区紧邻,可谓近在咫尺!

在人们的一般印象之中,大规模屠宰场的运作,必然伴随着污水和臭味,免不了会影响周边居民的生活环境。这也是中央屠场选址一波三折的底因。据香港商报 了解,文锦渡周边的居民听闻有关消息后,都深为担忧。而且,就是这一项可能影响当地居民生活环境的事情,本港方面却并未主动与深圳市方面的规划与环保部门交流沟通,难怪深圳方面只能无奈地表示‘暂不知情’。

且不说这种‘另类’边境开发的建议,没有体现‘携手深圳’的友好态度;即使站在香港本位而言,也没有体现出通盘考虑边境开发的大局。所以,如果不取得邻近地区相关方面和人士的谅解,就断然将中央屠宰场定在文锦渡的做法,就与边境开发的精神背道而驰,成为影响边境开发的杂音。

有人或者会说,边境开发是香港自己范围内的事,何必要携手他人?在香港境内兴建中央屠宰场,何必要理会邻居呢?不错,发展边境是属于香港内部之事务,但是,如果我们将眼光只是局限在香港范围之内,不寻求内地的理解和合作,自搞一套,不仅在边境发开上会事倍功半,难以取得理想成效,而且也不符合上面提到的加快港粤合作,推动香港经济与内地融合的大战略,最终肯定不利香港经济的长远发展。所以,边境开发作为港粤合作和香港经济发展战略的一环,就没有理由不与深圳、广东携起手来,在开发布局、推进步骤和方式等方面紧密合作,共享其益。而要携手合作,又岂可不照顾对方关切的问题,胸怀大局,务实互利,友好互助呢?

 (閱讀全文)

luo | 17th Sep 2006 | 一般 | (103 Reads)
何不虚心听听申诉专员的批评?
    2006年09月15日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面对种种批评之时,想想这些智慧的格言大有益处,会教给你正确的应对。可是,看一看昨天申诉专员公署的调查报告发表之后,政府某些部门的反应,却如同点着的炮仗,即时弹起,委实令人无法联想到‘虚心’两字。

这次申诉专员公署将调查重点,放在‘半山区发展限制’的执行情况上,主要起因于调查一宗投诉个案。公署昨天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尽管从1972年开始,基于交通理由引入了‘发展限制’,但是半山区内的住宅单位数目仍然不断增加,特别是在1985年至1996年之间尤盛。可见,所谓的‘限制’形同虚设,未能达至其既定的目标。而在交通方面,由于持续发展及重建,半山区人口上升,交通挤塞问题日益严重,亦未达至原定政策的初衷。

何以如此?申诉专员公署并未就此打住,将矛头直指有关部门,并毫不客气地点了名,而且在批评用语上也十分严厉。比如直指地政总署对修订地契采取较为‘随意’或‘宽松’的态度,而非严加限制,无形中方便了建筑发展,与‘发展限制’的原意背道而驰。报告还举了一单颇为突出的案例:由于当局批准修订地契,使原本只可兴建一间‘屋宇’的土地,变成了发展两幢十层楼的大厦!除此之外,公署还以实例暴露了政府部门之间在此问题上的协调不足。

本来,申诉专员的严厉批评和不留情面的揭露,只是针对多年前的旧事,尚谈不上责任谁负的问题。政府有关部门,特别是被批评的对象,实在应该抱着虚心态度,首先欢迎这些善意的批评,然后进一步了解和分析其理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以利向前看,汲取教训,修正不足,不断改善工作,造福市民。可是政府某些部门却在第一时间就开腔表示‘强烈不同意’,抱屈叫冤,为自己百般辩解。即使有万千理由,诸多委屈,认为有必要加以解释,以消除误会,但起码也应该对来自独立监察部门的严肃监督和批评表示欢迎之意吧!不然,会给市民留下一个怎样的印象呢?何况,是不是真如政府某部门辩解的那样合作无间、效果上佳,事实恐怕并非如此。

当然,对于申诉专员公署能够为促进优质管治,确保香港公共服务不断改善,力求不偏不倚,无私无畏,客观独立地展开工作,无疑值得肯定和支持。但其自身工作亦应不断改善,包括加强调查的主动性,提高调查的准确性等。特别是在调查对象和领域的选择方面,如果只满足于‘算旧帐’,放‘马后炮’,就难言很好的建设性,比如半山建房问题,30余年过去,木已成舟,房已修成,如何去改?能够一早提出,岂不更好?


luo | 14th Sep 2006 | 一般 | (104 Reads)
如何增强香港旅游后劲?
    2006年09月14日  

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周梁淑怡一直给人信心爆棚的印象,然而,昨天在谈及今年的旅游形势时,却一反常态,显得有些忧心忡忡,担心今年未必能够达到全年访港旅客两千七百万人次的目标。屈指一算,今年前七个月,计有一千四百万旅客到访香港;要达到全年目标,在剩下的五个月内,至少需要吸引一千三百万旅客,显然不容乐观。看来,香港旅游业的发展确实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后劲不足问题。如何突破樽颈,保持发展势头,是摆在特区政府和业界面前的一大挑战。

造成今年旅游业发展未如理想的主要原因来自多个方面:从外部环境看,年初的禽流感事件以及近期欧美恐怖袭击威胁等,使部分旅客搁置了外游计划。从内部因素来看,迪士尼乐园开幕一年未有惊喜,令业界略失预算;另外,雪上加霜的是,最近频繁传出因为‘零团费’等问题,强逼游客购物,破坏香港形象,影响旅游声誉,‘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随着这些恶名丑事远传近播,岂不造成‘拒客’、‘赶客’的恶果?从政策效用层面来看,虽然内地开放‘个人游’,给本港旅游打了一剂强心针。但是至今年五月为止,‘个人游’开放政策覆盖的城市已经达到四十四个,总人口二点二亿,主要的富裕地区都已纳入其中,这项政策的边际效果肯定有所下降。

正是在各种内外因素的交相作用之下,导致香港旅游业后劲不继,遇上了难以逾越的发展樽颈。至于今年游客人数可能不达标,只是其必然病灶而已。要解决旅游后劲不足的问题,仅从香港的旅游观光景点建设方面入手,显然是不充分、不现实的,毕竟香港只是一个才几百万人口的城市,地方有限,旅游资源有限,根本不可能开发太多的观光景点。所以,治本之道主要还是要利用香港独特的地缘、文化、机制等传统优势,打‘借力’的主意:

一方面,利用国家作为旅游目的地吸引力越来越大的东风,加强与周边地区,特别是澳门和广东省的旅游合作,吸引全世界的客人经港到内地观光旅游和商务公干。比如粤港澳发展适合不同市场和客群的‘一程多站’主题式旅游路线,就值得着力扩大和深化。香港惟有将客源多元化,扩至全球,才会保证喷发出源源不绝的旅游商机。

另一方面,继续增强香港对内地游客的吸引力,特别是在购物、娱乐、商务环境等方面保持和强化竞争优势,令越来越多的内地客愿意成为‘回头客’。而且争取更多出国游的内地客选择过境香港,亦须重点研究。

只要香港维持世界一流的服务素质,不断进行旅游创新,利用自身特点,加强与周边合作,巧加‘借力’,形成旅游枢纽之势,就可消除旅游业后劲不继之虞。


luo | 13th Sep 2006 | 一般 | (57 Reads)
只怕销售税苦口非良药
    2006年09月13日

特区政府从七月十八日推出有关商品及服务税(简称销售税)咨询文件以来,但见财政司司长唐英年不遗余力,开足马力,出尽法宝,四处推销,而其他一众官员则少有帮腔,亦罕见协力。这或者是特区政府内部有意为之的分工安排,但是面对社会上排山倒海的反对声浪,唐司长毕竟是孤军奋战,不免有独力难支的感觉,无论是在气势上,还是理据上,都给人处于下风的印象。昨天,行政长官曾荫权终于接过火棒,首次主动向传媒谈及了销售税问题。

曾特首强调,开征销售税是特区政府经过深思熟虑,稳定未来公共收入最实际可行的方案。他提醒大家,要看到香港面对无法逃避的问题:一方面是人口老化,医疗及教育开支不断增加;另一方面,则是税基狭窄。香港必须要有充足的财政储备,以应付万一再出现的金融风暴冲击,所以,特区政府作为一个对香港长远有承担的政府,不能采取鸵鸟政策,有责任为香港对症下药,扩阔税基。而开征新税销售税,就是他形容的‘苦口良药’。

问题是,政府有何理据,凭什么来说服公众,让大家明白和认同销售税是所谓的‘苦口良药’。事实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恰恰相反,社会不少界别和人士都认为销售税会扼杀香港活力,削弱香港优势,影响香港魅力,产生‘赶客’和‘拒客’效应,自毁‘购物天堂’、‘简单低税制典范’等美誉。总之,大家担心的是销售税苦则苦矣,但并非一味良药;如果让香港贸然吞服,不仅治不好病,反而会损害整体经济发展的体质。

检视销售税咨询展开以来的将近两个月情况,社会各界的反弹力度超乎想像,虽然亦不是没有支持的声音,但总体上还是‘一面倒’反对的意味,甚至不少政团争先恐后组织各类活动表达反对,作为吸引支持的法码。仅以本报‘商报论坛’版组织的‘销售税大家谈’栏目为例,数十篇来稿中,虽然有本港学者撰文,通过详实数据和各国比较研究指出,开征销售税的影响因地而异,因时而异,不可一概而论;亦有学者认为有征税必要。但是,大部分业界和社会人士的意见都表示反对和担忧,尽管具体说法五花八门,不一而足,结论都指销售税会因小失大,得不偿失,弊大于利,要求特区政府干脆放弃此议,或暂缓实施。

有关销售税的咨询期长达九个月,特区政府应就前阶段的咨询情况进行认真总结,检讨得失,汲取教训,变阵再推。特别是对社会各种反对和担忧的声音,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先期推销公关策略的失败,更不应鲁莽地视为‘偏激无理’而置之不理,应该诚心聆听,仔细分析,将心比心,充分理解,吸纳其合理合情的意见,完善政策建议;同时,有针对性解释政府措施及其影响,以消除误解,解除忧虑,争取支持。既然相信是‘苦口良药’,就应该有信心、想办法让市民心悦诚服地服用。


Next